过门

10|破冰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priest 书名:过门

    窦寻是个成绩优异的问题学生,不止一次被老师请过家长。

    老师们刚开始不了解他家情况,见识了这孩子的德行,总恨不能把他们全家叫到学校一起研究青少年心理健康,后来大概知道了一点,多半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不了了之。

    窦寻在上一个学校被叫家长,是因为跟同学打架斗殴。

    原来那寄宿制学校也有像徐西临这样前呼后拥的角色,看窦寻也很不顺眼,只不过那边的“徐西临”不肯像这边这个一样息事宁人,三天两头想带着他的狗腿子们给窦寻点厉害瞧瞧。

    窦寻天生不是被动挨打的人,心高气傲,对一切低智的“厉害”都不以为然,双方矛盾不断升级,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集体跳墙出宿舍,动了手。

    窦寻策划了两天,利用种种天时地利,一个人干翻了对方五个,又在对方援兵到来之前引来了宿管老师,正当防卫,战绩斐然……可惜不为官方认可,事后还是被请了家长。

    当时老师打电话给了窦俊梁,窦俊梁不耐烦地推给了窦寻的爷爷,爷爷本来就有冠心病,听说这事以后急急忙忙地要赶去学校,结果在家门口犯了病。

    窦寻的奶奶先走一步,老头把孙子送去了寄宿学校,拒绝了保姆,独自鳏居,因为身体看着一直还硬朗,儿女也就没太当回事,不料说犯病就犯病,尸体都凉了才被人发现。

    从那以后,那老师再也没敢找过他的家长。

    六中长长的楼道里,窦寻背着书包,沉默地跟在徐进身后。此时已经过了放学的点钟,教学楼里静悄悄的,褪色的余晖只剩下一个边,窦寻走路无声无息,楼道里只听得见徐进女士的高跟鞋响。

    徐进不是那种温柔可亲的女人,连后脑勺长得都比别人想法多,窦寻在她面前没有在徐外婆面前自在……不过也还行,反正都比美国尼姑祝小程强。

    徐进突然报了一串电话号码,转头问他:“记住了吗?”

    窦寻一愣,茫然地点了点头。

    “这是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不关机,”徐进说,“下次要是再有事,让老师直接打这个号码就行——你妈揍过你吗?”

    窦寻:“……”

    他从小到大,连被祝小程接见一次都难,还真没有挨揍的殊荣。

    “拿着。”徐进把自己的手提包递给窦寻。

    窦寻刚不明所以地接过去,徐进就拿着自己从公司带出来的文件夹甩手抽向窦寻的屁股。

    不太疼,窦寻也不知道该不该躲,他一头雾水地傻站在那,拎着包挨了几下揍,微微睁大了眼睛,像是惊呆了。

    徐进:“老师让你写作业是不是故意要害你?是不是为你好?”

    窦寻默默地摇摇头,又点点头。

    徐进:“你要是觉得作业对你来说不合适,为什么不私下里和老师沟通?她那么大岁数了,在班里被你顶撞得下不来台,以后要是有别的学生有样学样,她还怎么工作?大人工作都是要养家糊口的,谁都不容易,你们这些熊孩子倒好,拿着零花钱四处惹是生非,故意给别人工作制造障碍,还觉得自己挺帅是不是?”

    窦寻再次无言以对——谁顶撞老师的时候会考虑那么多?

    “老师既然对你出于好意,你非但不领情,还给人添堵。”徐进一语给这桩事端定了性,“你说你是不是混蛋?”

    她说得在情在理,窦寻默默地低下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混蛋。

    “气死我了。”徐进从他手里接过自己的包,“会刚开一半就被拎到你们学校来挨训——回家你给我帮杜阿姨刷一个礼拜的碗。”

    窦寻听见“回家”两个字,很敏感地抬头看了徐进一眼,发现她的妆有点花了,都没来得及补,忽然就觉得十分过意不去。

    徐进是很忙的,他听徐外婆唠叨说,她有时候一周工作时间要超过一百个小时,出差一趟回来狗都不认识她了,却要专程为了他这点屁事跑一趟——这和他刚开始想好的“安静地落个脚,不给别人添麻烦”的想法背道而驰。

    窦寻觉得自己应该说一句“谢谢阿姨”,可是单说这一句好像有点太单薄了,单薄得尴尬,说了还不如不说。

    他想:“后面是不是应该加一句‘给您添麻烦’之类的呢?”

    好像也不对劲,跟方才徐进罚他刷碗的上下句比起来,这样似乎显得太客气了,不太合适。

    正在他举棋不定间,窦寻看见徐进朝正前方挥了挥手,是徐西临过来了。

    一不留神……他又错过了接话的时机。

    窦寻感觉自己可能有什么毛病,他肚子里的尖酸刻薄随叫随到,一张嘴就能顶别人一个跟头,偶尔想说两句好话,却总是要磨磨蹭蹭,反复踟蹰,实在是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徐西临跑过来,谄媚地把徐进的包接过来:“妈妈,我来给您拿。”

    徐进一巴掌挥开他:“滚一边去,我听见‘妈妈’俩字都起鸡皮疙瘩——我看你是考砸了吧?”

    徐西临真考砸了,因此马屁拍得十分急功近利,无意中回头扫了窦寻一眼。

    窦寻一顿,他知道徐进不会平白无故来学校,肯定是徐西临通知的,这回再加上上次教二楼卫生间的事,窦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算。

    不过好在徐西临很快就移开视线,并没想搭理他。

    叫来徐进,对徐西临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不是为了窦寻,是冲着他妈祝橙子。那美国尼姑虽然有点不是东西,但一直对徐西临还挺好的,她既然把孩子托付给了他们家,不管怎么说,做事不能太不周到。

    一码是一码——这是徐进从小教他的。

    出了校门,徐进看了看表,发现到晚饭时间了,她打了个电话给秘书,让她把会议记录发给自己,然后转过头对那俩互不理睬的熊孩子说:“晚上我还得回去加班,这样吧,我带你们俩吃顿饭去,回头你们自己打车回家——刷碗的那只从明天开始,递延一天。”

    徐西临一听,顿时把月考考砸了的事抛诸脑后——他们母子俩一脉相承地爱吃垃圾食品,可惜家里的厨房总指挥是徐外婆,外婆年轻时候是唱大青衣的,至今吃东西都又讲究养生又精细,时间长了,嘴里能淡出一排丹顶鹤来。

    徐西临:“吃什么?”

    徐进:“必胜客!”

    徐西临虚伪地推脱了一下:“不好吧……姥姥总说您胖,不让您吃这些。”

    “我才不胖,我这叫富态!”徐进女士眉头一竖,“你姥姥就是个封建余孽,至今认为妇女腰围超过两尺的都不能叫‘腰’,只能叫‘中间’,这都什么思想?应该批判!”

    徐金女士义正言辞地批判完,又把后面发呆的窦寻叫过来:“回家不许告诉姥姥,听见没有?要敢叛变,让你洗一个月的碗。”

    窦寻头一次被迫加入这种反动小分队,跟徐进大眼瞪小眼好一会,他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蛮不自在地点了个头。

    “这孩子又拧又倔就算了,怎么还呆呆的?”徐进想,“真愁人。”

    徐进开车带着他们俩来到了一家必胜客,在门口就勒令他们俩把外套脱下来塞书包里,省得沾上味回家被狗闻出来,然后徐西临率先冲了进去,当场宣布:“我要垒一个三米三的沙拉碗!”

    门口的服务员听说,脸都紫了。

    窦寻背着被外衣撑得险些拉不上拉链的书包,面无表情地想:“太丢人了。”

    看出徐西临和窦寻不怎么想跟对方合作,徐进也没有操之过急地硬要他们俩和平相处,她买了两个自助沙拉碗,就放他们俩去玩了:“去吧,看谁垒得高。”

    窦寻捧着小碗,感觉自己是回到了幼儿园。

    再一看徐西临,他居然毫无心理障碍地混进了一帮少年儿童里,少年儿童们的身高排成了一个正弦函数,徐团座是那个厚颜无耻的90°。

    “太丢人了。”窦寻心里只剩下这么一句车轱辘,一边翻滚,一边挪动着脚步走了过去。

    周一早晨,窦寻没有照常早早去学校上自习,他先是就着楼下徐外婆的“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背单词。单词没一会就背完了,窦寻实在没事做,又开始捡着课本上不那么无聊的课文背——等的快要不耐烦,隔壁徐西临的房间里才传来一点动静。

    “这点动静”是六台闹钟同时引颈嚎叫而产生的协奏曲,声势浩大,ktv的隔音墙都能穿透。

    窦寻这才收拾好自己的书本下楼,同时后悔起自己要等徐西临的决定:“他那脑袋长着不就是为了给脸当托盘的吗,一个托盘也用得着休息这么长时间?”

    五分钟以后,徐西临匆忙跑下楼,看见餐厅里的窦寻,也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心想:“他怎么还没滚?吃错药了?”

    两人坐在同一张饭桌上,先用沉默的方式彼此对骂了一场,弄得早饭气氛怪怪的。

    吃完早饭,免不了又要面对一起上学的尴尬。

    窦寻不自在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心想:“我就全当是遛狗吧。”

    徐西临则是沉着脸,心想:“操,丧门星随行,今天准没好事。”

    俩人一前一后地出门,相隔一米远,前面的不回头,后面的也不跟上,就这么谁也不认识谁似的,一起去上了学。

    一路上,窦寻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事,直到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见徐西临跟后排那些的傻大个们挨个打招呼,心里才微微一动。

    窦寻想:“对了,应该说‘早’。”

    然而这会已经不早了,他这一声早没来得及出口,又过期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天下大佬我儿砸[快穿] 穿越到离婚以后 暗桩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 我有穿书光环 民国假淑媛[穿书] 万能法师的捞金日常[古穿今] 五音不全[电竞] 男友他是心理医生 来自情敌的恩宠
热门推荐:魔王 渣受生存手册[快穿] 绝对臣服[足球] 足坛巨星 这锅我不背 古董下山 不要物种歧视 爱你怎么说 BOSS作死指南 地球上线

如果您喜欢,请把《过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过门10|破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过门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