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门

18|分岔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priest 书名:过门

    徐进女士的书房整洁得近乎严肃,跟她有时候满嘴跑火车的性情有一点不符,所有用过的文件和纸制材料,她都会分门别类放好,书柜里整齐的书和各种法学典籍排列得有点强迫症的意思。

    徐进坐在书桌后面,跟窦寻隔着一张宽大的实木桌,像是接待客户一样。

    “坐吧,”徐进戴上浅度数的眼镜,透过薄薄的镜片打量这少年,她想不通祝小程和窦俊梁那两个货的基因碰撞出了什么意外,居然生出了这么一个孩子,“昨天的事,我听你们老师和你妈说了。”

    窦寻见她又要来一轮口感熟悉的鞭笞,顿时索然无味地低下头,摆出“我主意已定”的姿态,装起死来。

    谁知徐进漫不经心地说:“推迟高考这个事,总体来说没他们想的那么严重,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加分不能用确实有点可惜,不过认为高考里多十分就能改变命运的人,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窦寻听了这番离经叛道的评论,看了她一眼,还是没有放松警惕——欲抑先扬的表达方式也是老师家长常用的。

    “我也听你们张老师告状了,她说你放弃高考没有什么正当理由,纯属任性。”徐进不慌不忙地说,“不过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内在逻辑,尤其你这个年纪的人,想法更多,只是你不愿意告诉我们而已,对吧?”

    “你既然不愿意告诉别人,大概也不愿意告诉我,我就不多此一问了。”徐进很坦然地说,“当初是你自己报的名,现在也是你自己决定要弃考——窦寻同学,会自己做主是好事,说明你成熟得早,比别人赢在了起跑线上,但是我作为大人,还是得提醒你一件事,你既然要自己做主,就得自己负责。你们老师为什么觉得你任性,为什么急扯白脸地四处打电话告状,是因为她觉得你负不了责,你能明白这个意思吧?”

    徐进女士和徐西临不太像,她不戴眼镜的时候显得很精明,戴上了又似乎有点严厉,乍一看,整个人有种非常职业化的冰冷,不知怎么生出了徐西临这么个活泼过头的儿子。

    “你也不小了,过去穷人家里,你这个年纪已经能顶门立户了,但是你很不成熟,这是大人不让你自作主张的原因,”徐进说。

    没有一个年轻人听见这句话会无动于衷,窦寻张了张嘴,刚要反驳。

    徐进:“政治老师应该教过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经济独立吗?当然,你在上中学,客观条件不允许,那主观上呢?你往这方面想过吗?你们帮同学在快餐店值过班,应该知道值一天班多少钱,你自己想想,你们这些养尊处优惯了少爷们的能不能靠这一点微薄的工资活下去?要是有一天窦俊梁的良心彻底被狗吃了,不再给你生活费,你打算怎么办,琢磨过吗?”

    窦寻无言以对。

    “经济独立了,还有精神独立的问题,”徐进说,“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走一条什么样的路,这些都想过吗?没想过也没事,正常,没人会说你什么,因为你还小,老师和家长还有责任照顾你,我们会在自己的认知和能力范围内帮你规划好未来,为了保证这个过程顺利,我们要求你听话并且配合,不要一再挑战我们这些平庸的大人们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你也能理解吧?”

    窦寻迟疑了片刻,缓缓地点点头。

    徐进:“还有一个礼拜考试,如果你确实知道自己有一个什么目标,有自己明确的弃考理由,也能承担这件事引发的后果,那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自己做主。要是你想不清楚,只是自己随心所欲,那就不行。这个规则很简单吧?想拥有像大人的发言权,你就得拿出大人的样子来,又撒娇又任性是不行的。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

    窦寻从小到大没有得到过什么像样的教育,被徐进一番话说得七上八下,恼怒与愧疚交加,心事重重地站起来走了,在门口遇到了给太后倒花草茶的徐西临。

    徐西临小声问窦寻:“怎么,挨说了?”

    他方才偷偷喝了一口徐进的茶,嘴唇上沾着一层水迹,窦寻瞄了一眼,顿时小小的吃了一惊似的用力眨眨眼,胡乱一摇头。

    然后窦寻绕过徐西临,去冰箱拿了一瓶冰红茶,思考人生去了。

    徐进:“小临子,你给我进来!”

    “小临子”探头探脑地问:“妈,叫我干什么?七里香……啊呸,张老师——也买一送一地也告了我一状吗?”

    “说你心浮气躁,沉不下心来学习。”徐进一敲桌案,“你昨儿晚上带着人家窦寻淘什么气去了?”

    徐西临目光东飘西飘,含含糊糊地嘀咕:“……跟同学出去玩。”

    “跟同学出去玩”也能说得这么心虚,一准是没干好事,徐进伸手点了他一下:“小心点,别让我揪住你的小辫子——你见过郑硕了?”

    徐西临:“郑硕?谁?”

    徐进看着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

    “哦!”徐西临总算反应过来了,“我知道了,你前夫?”

    徐进:“……”

    那徐西临大猴子似的往椅子上一蹿,上身趴在徐进桌上,膝盖跪在转椅上扭来扭曲:“是他上赶着来找我的,玉皇大帝毛爷爷保证,我没有叛国通敌,连敌人的糖衣炮弹都没吃!”

    徐进往后一仰,皱着眉看着她的宝贝儿子。徐西临既然见过了郑硕,肯定知道她这么多年有意阻隔郑硕跟他联系的事,结果居然一个字都不提。这小子每一根头发都是一簇小聪明,卖乖卖得一套一套的,心眼全不往正经地方长,活脱脱就是郑硕年轻时的模样。

    “你爸存了一份教育基金,给你明年考大学用。”徐进说,“他还说如果你将来愿意出国留学的话,他可以照顾你。”

    徐西临双眉一扬:“我又不缺……咳,是您又不缺钱,要他多什么事?”

    徐进面无表情地反问:“那我要是缺钱呢?”

    徐西临眼皮也不眨地改口:“钱算什么?千金易得,美人难求,谁放着大美女不跟,跟个满脸褶子的老男人过?再说咱家又不止一个美女,我姥姥水袖一甩,能值两桩大别墅。”

    “你……”徐进本想板着脸说点什么,中途破功,没绷住,笑了。

    她不由得回忆起当年的郑硕。

    那是个天生的多情种子,英俊,嘴甜,花样多得不知道都怎么想出来的,再拮据也能把自己拾掇得翩翩风度,能满足女孩的一切幻想,天生就知道怎么让别人义无反顾地宠着。

    可惜,琉璃瓶不是打酱油的,浪荡子不是过日子的。

    花蝴蝶留恋的是姹紫嫣红,你不过是其中一朵,过了季,他就去找下一轮芳菲了,守不住。

    “以前我不喜欢让你和他多接触,是因为……”徐进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她承认,每个人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活法,可是就算再宽容,作为一个母亲,她毕竟也是有私心的。

    她不希望郑硕身上那些不负责任的、浪荡子的气质影响徐西临,尽管受了她这么多年熏陶的儿子还是有往那方面发展的趋势。

    “我明白。”徐西临一口打断她。

    徐进愕然:“你明白什么?”

    徐西临嬉皮笑脸地说:“凡是我家大仙女的决策,都是英明的,我等凡人坚决拥护。”

    这马屁拍的,无师自通,浑然天成。

    要是从小跟着郑硕长大,还不知道得变成什么德行。

    徐进:“什么玩意,越长越像那姓郑的……唉,你还是快跪安吧。”

    徐西临很不喜欢这个评价,他对郑硕的印象还停留在“装模作样”和“不负责任”上,感觉自己是被徐进骂了,可是又不好明着抗议,徐进自己都没说郑硕不好,他做儿子的,没有在这件事上越俎代庖的道理,只好生着闷气跑了。

    窦寻听着徐西临的脚步声,后背不由自主地僵直了一下,在他的汗毛倒竖里,徐西临推门进来了。

    窦寻屋里有两把椅子,一把他自己坐了,另一把堆了好多东西,徐西临瞥了一眼他那整齐得没有一丝褶子的床铺,知道窦寻不喜欢别人弄乱他收拾好的东西,就打算直接坐地上。

    谁知他刚一提裤腿,窦寻就仿佛预测到了他行动似的,出声说:“没事,你坐床上吧。”

    徐西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觉得窦寻转性转得毫无预兆。

    窦寻欲盖弥彰地斜眼看向床脚,假装自己没有一直盯着对方。

    “老佛爷跟你怎么说的,”徐西临坐在床边问,“你下礼拜还要去考试吗?”

    窦寻:“大概吧。”

    徐进女士那番话的字面意思是“让他好好想想”,言外之意就是“不要无理取闹”。

    窦寻意气和冲动过后,自己也承认,弃考行为纯属无理取闹,留恋是一个原因,另外,他也未尝没有想在窦俊梁和祝小程面前博一点存在感的意思。

    徐西临坐了一会就忘了这是别人的床,恢复了他四处乱滚的习性,他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倒,莫名惆怅地说:“那你要是考上大学,是不是就得搬去学校,不能在咱们家里住了?”

    窦寻屋里常年拉着窗帘,只开一盏瓦数不高的小台灯,总是晨昏不辨的,满屋的光亮捏在一起,总共不过一簇粗,从窦寻的角度看过去,这一簇光似乎全被徐西临大包大揽地拽过去,窝藏进了眼睛里。

    他的眼睛似乎能聚光点火,窦寻胸口里一阵烧得慌,险些将方才的冷静一举歼灭。

    谁知徐西临侧过身来,又嘀咕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你就算明年再考,咱俩大概也考不到一个学校,明年还是得分开。”

    小小的火花陡然灭了。

    窦寻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发了一会呆,心里忽然醍醐灌顶地明白过来,自己并不是留恋乏善可陈的高中生活,他留恋的是徐西临。

    作者有话要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暗桩 我有穿书光环 男友他是心理医生 民国假淑媛[穿书] 攻略不下来的男人[快穿] 五音不全[电竞] 天下大佬我儿砸[快穿] 穿越到离婚以后 万能法师的捞金日常[古穿今] 来自情敌的恩宠
热门推荐:魔王 渣受生存手册[快穿] 绝对臣服[足球] 足坛巨星 这锅我不背 古董下山 不要物种歧视 爱你怎么说 BOSS作死指南 地球上线

如果您喜欢,请把《过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过门18|分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过门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