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71章 :通夜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以东京为例丧礼一般分两天在自家举行。分别是通夜和告别仪式。

    通夜那天殡仪公司的人早早来到了沢田纲吉家布置完毕。

    通夜的时候邻居亲属都会给与烧香钱“香典”。沢田纲吉并不放心交给殡仪公司处理但是他又没什么亲人周围的邻居也并不是特别熟悉所以他拜托了桐原理莎。

    对于沢田纲吉来说,他能拜托的只有桐原理莎而且在面对桐原理莎的时候他不会有拜托人的窘迫。

    现在只有和理莎说话的时候感到轻松。而且他下意识的依赖理莎觉得理莎一定会和他在一起支持他。

    桐原理莎不出所料答应了,那天她很早就来到了沢田纲吉家中她穿着黑色的裙子,这身裙子沢田纲吉曾经见过那天桐原理莎穿着这身衣服,站在火车车轨上,几乎要随风飘去。

    “怎么了?”桐原理莎发现沢田纲吉目光留在她身上的的时间有些长。

    沢田纲吉摇了摇头目光少了几分往日的纯真眉宇流转间多了几丝愁苦和忧郁这让他看起来不再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孩子。

    那双眼睛中栖息着痛苦和忧虑,但是在看向桐原理莎的时候,却显得温柔,像是掺杂着哀伤的一汪春水。

    也许现在只有桐原理莎是他唯一的亲人,朋友,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的存在。

    “上次你穿这件衣服,站在车轨上,吓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桐原理莎没说话,安静的看着他。不知道沢田纲吉为何突然提起这句话。

    “理莎,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沢田纲吉认真的看着桐原理莎,眉宇闪过一丝痛苦。

    生命真的太脆弱了,人生充满了无法预料的意外,原本还陪在身边的人,下一刻或许就不在了。

    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涌动,沢田纲吉勉强笑了笑,让这个话题揭过去。他的神色有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他看了一眼客厅,眉宇间有一点忧虑,这点忧虑点缀了他的面容,使他更显成熟。

    似乎一个孩子,突然之间,就长大了。

    他对着镜子开始打领带,之前父亲葬礼上穿的衣服已经小了,不过是去年的事情,但是衣服却已经穿不上了。他不得不和桐原理莎出去买了一身新的。

    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他的父亲,母亲都离他而去,这让沢田纲吉不得不独自一人面对之后的生活。

    他试图给自己打领带,但是上次的领带是母亲帮他打理的,并没有由他动手。今天站在镜子前,随着通夜时间的到来,他反而怎么都打不好领带。

    看着镜子中皱了的衬衫和领带,沢田纲吉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水,眉头也皱了起来。

    “可恶”

    我真的好没用。

    沢田纲吉只能不停的重复着绑领带的动作。

    什么都不懂的我,真的能好好生活下去吗?

    如果妈妈还在的话,就好了

    领带越缠越紧,甚至勒到了沢田纲吉的脖子。

    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这让沢田纲吉突然一愣。桐原理莎站在他身侧,握住了他的手。

    “着急是没用的。”桐原理莎将沢田纲吉的手拉开。手指摸上了被沢田纲吉系上的死扣。

    “很多事情都要慢慢学。”她的声音安静,抚平了沢田纲吉内心的急切不安。

    桐原理莎的手指灵活的动来动去,在沢田纲吉手中越缠越紧的死扣,就已经解开了。她将领带搭在自己的臂弯处,双手帮沢田纲吉整理衬衫。

    “这个年龄,本来就应该什么都不懂。”她不急不缓的帮沢田纲吉把褶皱了的白色衬衫履平,又帮他将窝在西服里的领子揪出来,让它顺服的贴在衣领。

    她握着领带,伸出手让它绕过沢田纲吉的脖颈,像是在拥抱一样。沢田纲吉一直看着桐原理莎,不过桐原理莎却一直垂着睫毛,从沢田纲吉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纤细的睫毛和红润的嘴唇,这让她少了几分冷淡,多了几分温和恬静。

    “因为发生了意外,所以才会被逼着不得不提前习得这些事情。这么一想,其实纲吉君,真的很辛苦,需要承担这么事情。”

    这句话让沢田纲吉的鼻尖酸涩。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她的手指推着领结上滑。

    “就像过去一样,去努力,就可以做好吧,最起码不会比现在更糟。现在这是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桐原理莎说完,帮他把领带打好,压着他的脖颈两侧的西服,履到肩头。

    “之后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一个人了。”

    沢田纲吉知道她说的是葬礼的事情,他抿紧唇,点了点头。目光少了几分动摇,多了几丝坚定。

    沢田纲吉走下楼,走了几步,他停下,回过头说:“理莎,会一直在客厅对吗?”

    “恩。”

    “谢谢你,理莎。”随即便转过身下了楼。

    我不是一个人,理莎一直在我身边。只要想到这一点,就觉得前方没有那么可怕。

    他走下楼,挺起胸膛,让胆怯和担忧都褪去,眼神坚定。

    只要你想到你在我身后,我的内心便有了勇气。

    留在沢田纲吉房内的桐原理莎表情变得古怪,眉眼极为冷淡,漆黑的眼睛中流露出沢田纲吉从未见过的晦涩和阴郁。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指尖,镜子中的她,十分冷酷。

    沢田纲吉站在客厅中央,有些微微的紧张,

    沢田纲吉不愿意让妈妈的葬礼太寒酸,生前妈妈并没有享受太多,因此在选择葬礼摆设的时候,选择了一个价格较为昂贵的项目。

    他转过头,祭坛上放着母亲的遗照。沢田奈奈的笑容快乐而甜美,如同一个妙龄少女。

    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有一个14岁的儿子。但是这是一年前的妈妈。

    沢田奈奈的棺材放在前列,沢田纲吉的手摸着棺材,眼睛湿漉漉的,眼神温柔充满了依赖,爱和痛苦交错,最后化为了坚定。

    我会努力做好的,妈妈。

    桐原理莎下了楼,这个时候,已经是通夜开始的时间。

    邻居还有沢田奈奈的朋友陆续而至,都一身黑衣,客厅显得庄严而肃穆。桐原理莎站在玄关旁,每个来通夜的人,桐原理莎都进行了记录,包括他们给与的钱财。

    沢田纲吉身为家中仅存的人,他不得不面对所有人的惋惜和安慰。

    “奈奈是个好女人啊”

    “本来还好好的,谁料想竟然会除了这种意外。”

    “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阿纲。”

    “不要太难过了。”

    沢田纲吉微微皱着眉,神色严肃的点头,然后道谢。开始真的很勉强,但是后来便麻木了,没有什么感觉了。等大家都到齐后,殡仪公司请来的合上开始念经。这让沢田纲吉微微松了口气。

    每个人都是善意的安慰和同情,只是会让他充满了压力,会让他不适。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可怜,很悲哀。充满了同情和悲伤的话语让沢田纲吉的面色苍白,他努力的让自己平静的面对每个人的安慰和悼唁,但是过程真的很痛苦。

    沢田纲吉的掌心被自己掐出了血印,但是他不得不像一个可以持家的成人一样,将来自四面八方安慰同情的话语,全部接住。

    深夜,邻居用餐后便纷纷告别离开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沢田纲吉和桐原理莎站在玄关,一一告别道谢。

    等最后一个人离开后,沢田纲吉顿时软倒在墙上,眉宇的疲惫再也无需隐藏,他靠着墙,仰着头,深深的吸气,手拉住领带,向下拽了拽,长出了一口气。

    “很累。”沢田纲吉咕哝着,随即苦涩的笑笑,“妈妈那个时候,肯定比我还要辛苦。”

    桐原理莎没有说话。

    夜晚,沢田纲吉需要守在沢田奈奈的身边,不断的烧香。

    沢田纲吉让桐原理莎去休息,桐原理莎点了点头,没有拒绝,离开了客厅,去了沢田奈奈的房间。

    葬礼对于沢田纲吉来说是一个人的事情,桐原理莎看着他疲惫的模样,心中并未有太多波澜,对于沢田奈奈的逝去,她感到惋惜,但仅此而已。在得知沢田奈奈死亡的时候,她叹了口气,却并无太多悲伤。人一定会死的。她这样死了,桐原理莎却觉得,反而会留在她记忆中的时间更长一些。

    平淡的温情无法触动她。

    只有痛苦的,激烈的,悲剧般的情绪才会在她的心里划下深刻的痕迹。

    沢田纲吉心中难受,这几天睡眠极少,今晚更是一丝睡意也无,他跪坐在沢田奈奈的棺材旁边,每当香烧尽的时候,便再点上一根。他的眼神透露着深深的孤独和哀伤,看着沢田奈奈的照片,跪了一晚。

    第二天桐原理莎起来的时候,沢田纲吉依旧跪在地上。

    相比于沢田纲吉一夜未眠,桐原理莎睡得很好。看见沢田纲吉疲惫的样子,她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怜悯和快乐。

    快乐浸透了毒液,以至于让她愉悦而又窒息。

    “理莎。”沢田纲吉想要起身,结果跪了一晚上,膝盖早已经没了知觉。想要站起来,却噗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桐原理莎的步伐没有乱,一如既往的走过来,拉着沢田纲吉,让他坐回沙发上。

    “跪了一晚上,腿好像麻了。”沢田纲吉的小腿颤抖,走路几乎全靠在桐原理莎身上,腿麻的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腿里钻来钻去,因此沢田纲吉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一晚上的熬夜,让沢田纲吉的眼中充满了红色血丝,本应该由直系亲属轮流守夜,但是只有沢田纲吉一人,所以便由他自己守了一晚上。

    第二天告别仪式结束后,其他人散了,葬礼到此算是结束了。沢田奈奈的遗体在沢田纲吉的护送下送到了火葬场。

    桐原理莎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相比于沢田纲吉苍白的脸色,她显得很镇定。桐原理莎并不是亲属,因此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沢田纲吉拉住了她的手。

    “不要走,理莎。”沢田纲吉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但是他仍然强撑着身体,让自己站在这里。

    桐原理莎转过身来,“只有亲属才可以留在这里。”

    “没关系。”沢田纲吉摇了摇头,表情疲惫道,“理莎不是别人。”

    桐原理莎站在沢田纲吉身边,看着沢田奈奈被推入烈火之中。火焰燃烧身体发出噼啪声的时候,沢田纲吉几乎站不稳,他摇摇欲坠,脸白的不像活人。

    桐原理莎意外的觉得尸体燃烧的声音很好听,当尸体进入焚烧炉的那一刻,火焰猛地一拥而上,发出呼的一声,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声音。这种声音代表着逝去。这种声音会将活着的人一点点的杀死。她转过头,果然看见了沢田纲吉悲痛欲绝的样子。在这一刻,桐原理莎反而对沢田纲吉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原来你也会露出这种难过的表情。

    桐原理莎想,如果她对沢田纲吉有除了戒备和抗拒之外的情绪话,一定是因为憎恨而来的爱,爱他痛苦悲伤的表情。只有这个时候,她好像才能毫无芥蒂的留在他身边,一身轻松和平安。

    我如此的享受而又深爱着痛苦的你。

    离开火葬场的时候,沢田纲吉抱着骨灰盒,嘴角抿的很紧,眉头不曾松开过,一双眼睛中似乎随时能涌出泪水。

    沢田纲吉快要哭了,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努力的克制住了一切情绪。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沢田纲吉一直没有说话,到了家中后,桐原理莎扶着浑身虚软无力的沢田纲吉走到了客厅,客厅中沢田奈奈的笑容明亮,是这个房间内唯一温暖的颜色。

    沢田纲吉憋眼泪憋得鼻尖通红,桐原理莎瞧着他的表情,便说,“我出去走一走。”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没有抬头。他怕自己一张嘴,就哭出来。

    桐原理莎并没有走远,她推开门,从正门绕到了院子里。

    落地窗的白色窗帘安静的垂挂着,桐原理莎坐在院子里的走廊上,背后就是连同客厅的窗户,只不过白色的窗帘将桐原理莎的身影恰到好处的遮掩了起来。

    桐原理莎走后不久,沢田纲吉的泪水就滴答滴答的掉了下来。他先是小声的抽泣,接着变成了呜咽,后来终究是无法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大哭。

    他的怀里紧紧的抱着沢田奈奈的骨灰,哭得声嘶力竭。

    窗外月明星稀,桐原理莎仰头看着美丽的星空,窗内沢田纲吉,心痛难忍,啕号大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内的哭声渐渐停止,沢田纲吉安置好沢田奈奈的骨灰。

    沢田纲吉并不知道在他痛苦的时候,桐原理莎一直没走,而是在院子中坐着。

    桐原理莎仰头看着天上繁星,听着沢田纲吉悲痛的哭声,心中不知怎么的,格外的宁静和舒缓。

    她想,她现在竟然感到了一种久违的平和。

    无爱,无恨,只有一种很宁静,很宁静的想要让这一刻一直保持下去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看我找到了什么!一章存稿!虽然要到7月,可是我还是决定发出来让你们开心一下!好爱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浩天神王 末世致命进化 掌握沉浮 葬天帝师 修真一亿年 都市之史上最强修仙 梦魇侵蚀 最强吞噬升级 水梦少年 哈利波特与魔改大师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71章 :通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