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72章 :陪伴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桐原理莎回来的时候沢田纲吉已经擦干了泪水但是之前哭得太凶所以他这个时候眼睛充血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憔悴疲惫。

    “我买了一些吃的。”桐原理莎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桌子上。

    “谢谢我现在没有胃口,理莎。”沢田纲吉囊着鼻子尽力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哦。”桐原理莎没有继续劝他而是拿出了自己的那份热奶茶喝了起来吃了之后又拿出三角面包开始吃。沢田纲吉就坐在桐原理莎对面看见桐原理莎胃口极好的吃着东西。

    沢田纲吉:果然是理莎吗,竟然不是来安慰我反而专心致志的吃东西。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无力又是想笑,最后他难堪的扯了扯嘴角。

    “今晚你需要我留下吗?”桐原理莎再次问了同样的问题。

    第一天她来到这里的时候沢田纲吉刚从警察局回来,她在离开的时候,问他将选择权交给了他。他想如果有人在身边就好了如果理莎可以主动选择留在这里陪着他就好了。

    所以在问的时候他说了“恩。”

    这次面对同样的问题,沢田纲吉心中的情绪已经不如那天激烈,但是现在他还是点了点头。

    一个人在家里,很可怕特别是晚上。

    沢田纲吉本来就怕黑,现在妈妈不在了,他心中悲痛,更不想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

    半夜沢田纲吉进去洗澡,他表情疲惫而茫然的盯着水面。

    他觉得很累,一想到未来的生活,原本鼓起的勇气,便一点点的开始消失殆尽。

    沢田纲吉太累了,靠着浴缸没多久就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桐原理莎站在浴缸旁,一双漆黑的眼睛睁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

    “理莎”

    “你怎么在这里!”沢田纲吉在反应过来后猛地用手捂住下半身,蜷缩起身子。

    桐原理莎从容的背过身,“我进来看看你是不是淹死了。”

    “怎么可能理莎,你、你先出去吧。”沢田纲吉苍白的脸上染上了红色,这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气。

    桐原理莎头也没回的关上了浴室门,出去了。

    沢田纲吉这才松了口气,坐直身体,他一脸苦恼,又羞又窘。也顾不得心中的压抑,草草的站起来擦了擦身体,套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桐原理莎正往房间里走,看见沢田纲吉出来,道了声晚安,就关上了门。

    看着空了的客厅,沢田纲吉心中的压抑和刺痛再次用了出来,搅乱了刚才短暂的平静。他看了一眼时间,发现自己竟然在浴室里待了两个小时,难怪理莎会进来,恐怕是担心自己出什么事了。沢田纲吉心中一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理莎。如果我死了,也会有人注意到。

    沢田纲吉在床上躺了很久才睡着,第二天因为心中有事,便早早的醒了。他下楼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厨房的灯亮着。沢田纲吉走了过去。

    一道纤细的身影站在那里,沢田纲吉有瞬间的恍惚。以前妈妈也是起这么早,给自己做好早饭。但是很长时间之前,自己从来都不早起,都是匆匆的咬着面包,跑去学校。

    他心中酸涩,但也知道不能一直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面,他强打起精神,伸出手向理莎打招呼。桐原理莎梳着马尾,背影看起来干净利索。

    听见沢田纲吉的声音后,她转过身,晨光微凉,经过桐原理莎的侧脸,安静的洒在了沢田纲吉的眼底。

    结果在看见沢田纲吉的一瞬间,桐原理莎笑了出来。

    “怎、怎么了?”沢田纲吉顿时手足无措。

    桐原理莎的这个笑容时沢田纲吉未曾见到过的,她笑的时候,浅黑色的眸子弯起,一向沉寂的黑色眼眸似乎氤氲出了几分欢快。这昙花一现的笑容让沢田纲吉忘记了是否自己有哪个地方不对劲,只是怔怔的看着理莎。

    “很抱歉,你的眼睛肿了。”桐原理莎抿着嘴,转回头,继续低头做饭,但是嘴角的笑容却没有落下。理莎总是喜欢看沢田纲吉丑态毕露的样子。

    沢田纲吉一愣,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接着冲回了浴室。结果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圆了一圈,眼睛更是肿的看不见,只剩下一道缝。

    像个猪头,丑的不像人类。

    难怪醒来觉得睁不开眼睛,整张脸都紧巴巴的。沢田纲吉无语的想,但是看着镜子里的这个模样,也情不自禁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容中总是带了点忧愁,但是好在是他难得觉得轻松的时刻。

    “明天,我打算去学校。”沢田纲吉在吃饭的时候,主动说道。

    桐原理莎并不惊讶,吃饭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停滞。

    “嗯。”

    “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沢田纲吉眉头微微皱着,语气无奈。

    “我想不到该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上学,大学毕业后找一份工作。这恐怕就是我的人生了吧。钱也要节省着一点花,毕竟生活,吃饭,还是学费,我不知道大约花多少,但是还是节俭一些比较好。最好不要生病,一旦生病的话,医药费也不是一个小数额”

    换做之前的沢田纲吉,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也从来不会想这么多的。但是现在沢田奈奈去世,他不得不为自己之后的生活做打算。

    桐原理莎没什么反应。她发现沢田纲吉振作的速度比她想象的快,他已为他就会这样一蹶不振。显然她错估了沢田纲吉的韧性。

    沢田纲吉说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后,问:“理莎,你觉得呢?”

    “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安排就好。”

    “也是哦”沢田纲吉尴尬的笑了笑。他知道桐原理莎说的是实话,毕竟这些关于自己生活的安排,别人无从插手。

    “那我先走了。”桐原理莎吃完饭,端着去厨房洗好碗筷后,便对着沢田纲吉告辞。

    “要走了吗?”沢田纲吉眼睛瞪大,似乎没料到理莎要走,话说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其实挺可笑。毕竟这里不是桐原理莎的家,而理莎已经在这里陪了他一个星期。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路上小心,理莎。”沢田纲吉送到门口,“这几天,谢谢你。”

    “没关系。”桐原理莎礼貌的说,随即转身离开了。沢田纲吉在门口看着桐原理莎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才回了房。

    他的背抵着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脸上的表情有些苦涩。

    “以后就只有你一个人了,沢田纲吉。”他对自己这么说。

    “要好好生活下去。”

    说完这句话,他又陷入了对未来的担忧之中。

    第二天沢田纲吉醒的很早,他起床走到厨房打算做饭的时候,却发现厨房里没了大米,其他的食材也用光了。想到这几天的饭菜都是理莎处理,自己无暇顾及这一点,因此也没有察觉到食材没了这件事。他折回客厅,打开冰箱拿吃的,结果发现冰箱里空无一物。

    沢田纲吉一脸无奈,直骂自己马虎。

    但是没办法,只能饿着肚子去和桐原理莎会和的地方。

    这几天的事情让沢田纲吉消瘦了一大圈,下巴变得尖尖的,衣服看起来都大了几分。而桐原理莎依旧是那副样子,皮肤白皙,面色红润,一双眼睛又黑又静。

    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沢田纲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并盛中学的教学楼,表情有些忧虑。

    在进入班级的那一刻,大家都安静了几分。沢田纲吉觉得这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他很有压力,也没有说话,低着头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敏锐的察觉到大家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一道又一道,这一刻沢田纲吉恨不能将头深深的埋进胸膛里。但是他不敢,只觉得这样会让人更加同情他。他一声不吭,垂着眼睛默默的往外拿书。

    “泽田同学。”

    沢田纲吉微微一愣,他抿了抿唇,抬起头,入目的是京子担忧的目光。

    沢田纲吉唇抿的紧了几分,然后才露出了一个很浅很浅似笑非笑的表情,应该是带着安抚的笑,虽然并未有笑意,“我没事,谢谢你。”说完就低下头。

    京子察觉到了他不想开口的意思,想问却忍住了,只是视线总会不时的落在沢田纲吉的身上。

    沢田纲吉注意到了京子的目光,但是却只能当做没有看见。他的手攥的紧紧的,此时他不想要任何人的安慰和怜悯。

    第一天漫长而痛苦,中午沢田纲吉没有带便当,毕竟以前都是妈妈准备好,他在中午时,才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好在他带了钱,走到小卖铺的时候,环视了柜台一周,以往十分诱人的面包如今看来却激不起他的任何食欲。他最后买了一个面包,拿着面包避过了人多的地方,去到了天台。

    沢田纲吉蹙着眉头,仰头看了看天空,只觉得天台上呼啸的风好像将他心中的沉重吹散了几分。

    “理莎?”他转头,惊讶的呼唤了一声。桐原理莎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沢田纲吉的眉头微微舒展,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略显轻松的表情,他走到桐原理莎身边,“你在这里吃饭吗?”

    “恩。”桐原理莎一如既往话不太多,但是沢田纲吉却感到久违的轻松。

    不需要担心别人会同情,也不需要应对一关心他的问题。

    别人的欲言又止或者是担忧的表情,让他感激却又有压力。

    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

    沢田纲吉靠在天台的铁上,背佝偻着,头低下,无精神的咬着面包。最近几天都没有睡好,沢田纲吉心里刚刚感到轻松,疲倦就涌了上来,他靠着铁,合上了眼睛。

    手中的面包几乎掉在地上的时候,被桐原理莎接住了。

    此时上来找棒球的山本武推开了天台的门,他看见桐原理莎低着头,温柔而又怜悯的看着沢田纲吉。

    是一种爱恋和残忍的神色,可是却又蕴着深深的隐晦的温柔。

    山本武看到后,安静的关上了门,缓缓的退出了这一片安宁中。

    山本武知道桐原理莎,但是他并不觉得两个人会有交集。

    毕竟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并不算美好。

    阴雨连绵,一直已为母亲去外地旅游的山本武从别人的嘴中听到了真相。

    谎言被揭穿,他骑着自行车赶去了墓地,墓碑上的照片美丽而让人难过。山本武哭的不可自已,他那年10岁,突然的明白死亡的可怕,从你的身边彻彻底底夺走一个人。

    山本武站在墓碑前哭的涕泗横流,膝盖因为在路上摔倒刮了一道血口。他哭了一会儿,就发现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女孩。一身黑色的裙子,双臂双腿在黑色的衬托下越发的白皙,她安静的像一朵山谷中开放的黑色丁香花。

    透着模糊的泪水,他看见他安静的弯下腰,把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

    她放完花,转身便走,风吹着她的头发,浅黄色的花瓣落了下来,她看起来十分平静,一点都不像他这么悲痛欲绝。

    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了墓碑上的字。

    桐原志刚,桐原美奈。

    下山的路上阶梯一层一层的,山本武一个没站稳咕噜噜的向下滚,他抱紧脖子和脑袋,将身体蜷缩起来,让自己不至于受伤。

    他想,也许这样滚下去,他就会去找妈妈也说不定。

    滚动的姿势一顿,山本武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他的领口后面被人扯住,显然他下滚的惯性太大,抓住他的人也跟着蹬蹬蹬的往下落了几步。

    “谢谢啊”山本武站起来,对着桐原理莎说,他脸上,胳膊上,腿上都被石子硌出了血痕,腿上的伤口又被撕扯开,汩汩流血。

    桐原理莎没看他,又低下头继续向山下走。这次扫墓只有她一个人,桐原奶奶身体不好,便在山脚下的便利店等着理莎,这是桐原理莎强硬要求的结果。

    “你”山本武开口,“是来扫墓的吗?”真是一个白痴的问题,来到这里的人都有同样的目的,看望故人。

    “你的父母去世了吗”

    “我妈妈也去世了我今天才知道”

    桐原理莎一直没有开口。

    “我们真是有些同病相怜。”山本武说完,叹了口气,心中悲伤。这个时候沉默的桐原理莎停下了脚步,她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绪,“我和你不一样。”

    “什么?”

    “我和你不一样,”她转过头,“和可怜的你不一样,我是最幸福的人。”像是赌气一样。

    “和悲惨的你不同,我比你幸福。”

    山本武不觉得桐原理莎有任何值得幸福的地方。

    而失去双亲,又失去视之为一切的桐原理莎,看起来如此的平静,沉默的像是一块顽石。

    然后他发现,桐原理莎对一个人投以注目。

    就像从小观察沢田纲吉的的理莎一样,山本武也会下意识的看着桐原理莎。

    最初以为只是普通的青梅竹马,毕竟这种感情是外部环境决定的,人无法选择,但是后来发现,桐原理莎对他有一种变态而黑暗的关注。

    一边厌恶着,一边却又不得不接触着。

    真是一种奇怪的关系。

    山本武这么想。

    明明厌恶却又很温柔,明明看起来很冷淡,但是却总是陪在他身边。

    而反观沢田纲吉,他完全吊在了桐原理莎身上,整个人都在围着桐原理莎转。

    是在恋爱吗?

    那可真是可怕的眼神啊。

    作者有话要说:看,这是什么!!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看这一章没有订阅诶!我把之前的请假章删除了!

    山本武现在不会有很重要的戏份,但是之后也是关键人物!

    看到好多小天使说7月啦!那么期待,本来打算七月中旬再更新的,但是太爱你们了!看到你们这么爱我,我就更了!突然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武炼诸天吾为圣尊 超凡神偷 真的不想成仙啊 我来自五百年后 绝世无双:师尊,你撩到我了 赋光阴以长空 异世之巅峰路 无敌从当皇帝开始 仙亦是凡 我在异界捡经验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72章 :陪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