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75章 :噩运(一)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桐原理莎转过头看着沢田纲吉有些伤感的脸。

    “半夜里说这种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什、什么?”

    “教你什么的听起来完全像是不健康的邀请。”桐原理莎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的说。

    沢田纲吉立马热的原地爆炸。

    “我我不是啦”沢田纲吉手舞足蹈却不知道该怎面对桐原理莎的调侃。

    桐原理莎玩味的看着沢田纲吉的窘迫“我开玩笑的。”

    她收敛了笑容极为认真的说,“纲吉君是我的好朋友啊,那种事情怎么想都不会发生。”

    这个时候桐原理莎眼里没有任何的笑意眼眸深深,印刻着清冷。

    “要一直做朋友啊纲吉君。”

    桐原理莎经过沢田纲吉的身边,温柔的撂下了这句话,明明是温柔的字句和声线,但是却像诅咒一样,让沢田纲吉的心猛地一缩。

    沢田纲吉转过身,看着桐原理莎的背影为难的皱起了眉头。

    是朋友不错,但是他并不想和理莎一直只维持朋友的关系。

    沢田纲吉有些郁闷,心想什么时候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什么时候理莎才能开窍喜欢上自己。

    “每个月固定交水电费,四天买一次水果蔬菜,每天补充身体需要的元素不能挑食”

    桐原理莎平淡的陈述,沢田纲吉拿着笔唰唰的记。

    果不其然,桐原理莎还是留了下来。沢田纲吉表示十分高兴。

    “每天一定要吃水果和蔬菜吗?”沢田纲吉看了看蔬菜栏,发现自己有很多不喜欢吃的蔬菜,他瞧着桐原理莎,商量道。

    “不用。”

    “太好”沢田纲吉笑逐颜开

    “如果你想死的早的话。”

    “理莎!”沢田纲吉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不要说这么吓人的话啦!不吃这些东西应该不会那么严重吧。”

    “你可以尝试一下。”

    沢田纲吉没骨气的怂了,他承认只要理莎一强硬,他立马缴械投枪,将饮食方面着重的标注了一下。毕竟无论什么时候,理莎说的都是对的。

    无论是洗衣服还是做饭,能在上找到的东西,桐原理莎从来不会教他,哪怕他遇到了问题去问她的时候,她也只会说,“上有。”

    沢田纲吉只能讪讪的笑笑,然后笨拙的在络上搜索答案。这往往要花掉许多时间,他要自己筛选,然后辨别,最后可能1个小时之后才能得出答案。

    而桐原理莎只是平静的低着头看着最近更新的漫画,沢田纲吉拿着得到的答案,神清气爽,努力忍住求夸奖的神情蹭到了桐原理莎身边,结果发现桐原理莎压根一分注意力都没给他。

    他顺着桐原理莎的目光看过去,漫画中是艾斯为路飞死去的一幕。沢田纲吉面露不忍。

    “怎么?”桐原理莎似乎总能在他露出复杂情绪的时候,第一时间注意到。

    “如果艾斯不死就好了。”沢田纲吉说。

    “你喜欢他?”

    “恩,敬佩吧,为了好朋友去死什么的。”

    桐原理莎似笑非笑,着实让沢田纲吉费解。

    “我说的话很奇怪吗?”

    “你希望有人愿意为你而死?还是希望别人用死亡证明对你的爱?”她的眼神有些深邃,带着高高在上的审视。

    “这个”他蹙着眉头想了想,表情痛苦,“我希望都不要发生。”

    沢田纲吉说完,就见桐原理莎笑了,她的笑容意味深长,让沢田纲吉觉得她已经洞悉一切。这一刻桐原理莎的表情像是神明看见痛苦挣扎的蝼蚁,怜悯而又玩弄。

    “理莎,你呢,如果是你的话,你会选择哪个?”他不喜欢桐原理莎这种表情,这让她看起来冰冷而不带人间烟火。

    “这种问题,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沢田纲吉没有追问下去,他只是不太敢问下去而已,总觉得得到的答案会让他难过,而且他也不想桐原理莎用平静的表情说出冷漠的话,这让他觉得她一定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经历了很多,所以才这么习以为常,一针见血。

    他觉得桐原理莎的心思很深,在她面前他就像一个孩子,他的问题总是在很久之后,才得到答案,而这个答案往往是伴随着痛苦的遭遇。

    在沢田纲吉学会最基本的生活常识后,桐原理莎便果断甩手。好在沢田纲吉也渐渐熟悉了如何照顾自己。

    他没有再出现胃痛到出血的感觉,也不会因为不会做饭切到手或者炸掉电饭锅,他现在能够很熟练的洗衣服做饭打扫室内和花园,按时的交电话费水电费。知道什么时候超市里的蔬菜水果新鲜,知道什么季节该做什么样的菜。知道怎么做,身体才会变得更好。

    人果然只有在无人依靠的时候才会迅速成长。

    对家务的熟悉,让他觉得他掌握了自己的生活。他好像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生活的真正样子。最初畏惧逃避,但是逼着自己走近后才发现,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虽然有些辛苦,但是还是很美好。

    爸爸妈妈,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沢田纲吉很高兴,他有一种一切都在变好的感觉。

    因为他努力做了,而且得到了好的结果。他想生活也应该会这样一点点的好起来吧。

    这一次的小考成绩下来,沢田纲吉退步了不少。沢田纲吉有些羞愧的看着卷子上的60分,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努力。

    最近沢田纲吉总有一种不安的预感,这种预感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让他心惊肉跳,在妈妈去世之前,他也曾经有过这种感觉。

    背后似乎有一只眼睛盯着他,让他背脊发凉。

    也许自己忧心忡忡的表情太明显,桐原理莎终于无法置之不理,她问,“你怎么了?”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沢田纲吉无力的笑了笑,眼神有些忧虑。

    当沢田纲吉被堵到巷子里的时候,他有一种不出所料的感觉。

    “有什么事吗?”他唯唯诺诺的说。

    他的对面站着一群混混模样的高中生。

    “臭小子,哥们几个手头紧,借点钱花花呗。”

    “我、我没有钱。”沢田纲吉后退了一步,靠着墙。

    “嗤,开什么玩笑。”为首的男生推了一把沢田纲吉,粗鲁的抢过他的包。书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沢田纲吉惊呼一声,被人一脚踹在了肚子上,他痛的呜了一声,蜷缩在地上。

    课本被人一脚踩住,对方拽着沢田纲吉的头发,强迫他仰起脸,“老子最讨厌别人骗我,记住了,这一次,要你一颗牙。”

    接着一拳头就砸在了沢田纲吉脸上。

    沢田纲吉的嘴里顿时涌出了浓浓的血腥味,他的半张脸发麻,火辣辣的疼,被打的地方立刻充血肿起。对方拿着他放在书包内侧的钱,扬长而去。

    沢田纲吉一双棕色的眼睛看着几个人逐渐消失在视线中,表情痛苦,他努力了很多次,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靠着墙,嘴角往外冒血,他的牙齿松动,腮帮动了动,一颗大牙掉了出来。

    沢田纲吉眼睛发红,只觉得浑身痛。他本来打算今晚去超市买菜,但是现在他只想回家。

    第二天沢田纲吉的嘴角青了一大片。

    桐原理莎盯着他的嘴角看,露出了个奇怪的笑,好奇的问,“怎么了?”

    “我昨天撞到墙上了。”沢田纲吉说道,笑的的时候扯到了嘴角,顿时疼得他脸色发白。

    “哦。”桐原理莎之后便没有再问。沢田纲吉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失落。

    每天和桐原理莎分开之后,沢田纲吉都会见到那群不了少年。他们手中拿着棒球棍,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

    为什么云雀学长不来整治他们呀!

    沢田纲吉在心中哭诉。

    “理莎,今天晚上我有些事情,你先走吧。”放学的时候沢田纲吉对桐原理莎说。

    他站在走廊的窗户上,看着桐原理莎的身影经过院子,缓缓离去,心中更沉重了几分。

    最近那一群高中生一直在路上堵他,每次他和桐原理莎分开后,他都会遇见他们。每次都必须受点伤留下钱,他才能离开。

    一开始还只是几千日元,但是最近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每星期向他勒索钱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他们对他十分了解,知道他无依无靠,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的后盾,因此更加肆无忌惮。

    这次他在学校留了一个多小时,日薄西山,他才离开了学校。他不想告诉桐原理莎这件事情,生怕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么晚,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吧。沢田纲吉惴惴不安,忐忑的在路上想到。

    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沢田纲吉一惊,吓得猛地缩回腿。

    他们还没有走,而且表情凶狠,显然极为愤怒。

    沢田纲吉顿时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握紧拳头,低着头,想要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沢田纲吉轻手轻脚,犹豫了很久后想要趁他们不注意偷偷的溜过去。

    第一步。

    没有被发现!

    沢田纲吉眼神微亮,继续屏气凝神向前走。

    第二步

    马上就要穿过巷子口了!只要再迈出一步,就安全了!!

    沢田纲吉的心脏蹦蹦的跳,他生怕自己的心跳声太大,让那边的人注意到。

    最后一步迈出,没有被发现!

    沢田纲吉脸上猛地露出一个微笑。

    “混蛋,给我站住!”老大粗狂的声音传来,沢田纲吉立马钉在原地。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染上了一股畏惧和惊慌。他咬了咬牙,想要拔脚就跑,可在他犹豫的时候,那几个不良少年已经将他包围。

    “怎么,见到我也不打个招呼?”老大抬起手,粗鲁的拍着沢田纲吉的头,打的沢田纲吉的头一点一点的,他不敢反抗。

    “竟然敢让我们等这么久,沢田纲吉,你胆子真是大了?!!之前让你给我们带的钱拿来了吗?”

    沢田纲吉咬了咬嘴唇,声若蚊蝇,“我已经没有钱了。”

    “你说什么,大点声,垃圾!”对方的力气猛地加大,一巴掌把沢田纲吉拍的跪倒在了地上。

    “我没有钱了!!”沢田纲吉受到惊吓,大声的说道。

    “放屁!”对方拽住沢田纲吉的领带,逼迫他仰头看着他。

    沢田纲吉被对方猛的抽了一个耳光,他的嘴角顿时流出了鲜血,耳朵内传来嗡鸣。

    “你没钱了?”对方的笑容狰狞而残酷。

    “真的没有了。”沢田纲吉眼神闪躲,被对方抓住了端倪。

    “如果明天不带钱过来,我就把你扒光了,挂在学校门口怎么样?”那人拍着泽田纲吉的脸,聊天一样的说道。

    沢田纲吉表情一变,难以置信道,“你们怎么能”

    “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今天晚上,你故意很晚才经过这里,刚才竟然还想跑?看来这么长时间,你还不知道规矩啊,弟兄们,教教他。”

    老大手一松,沢田纲吉顿时被人一拳砸在了肚子上,沢田纲吉猛地弯下腰,捂着肚子,咳嗽了起来,拳头像雨点,极重极密的砸在他身上,沢田纲吉蜷缩起身体,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痛的厉害,他抱住头,但是肚子却被人踢了一脚。

    他的书包被人踩脏,书本被翻出扔到地上,没有找到的钱的混混们更加怒火中烧,拳头又再次落了下来。

    沢田纲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会停下殴打他,他觉得自己出除了疼外,失去了其他一切感知。

    好痛。

    后背。

    肚子。

    大腿。

    脚踝

    好痛

    肠子被踢的打了结,脑袋在嗡嗡作响,手指似乎要被踩断。

    真的好痛。

    沢田纲吉咬着牙,但是还是痛苦的叫了出来,他的鼻子流出了鲜血,眼睛里进了尘土,眼泪顺着眼角躺在了地上。

    为首的人走之前,拽住沢田纲吉的头,将他从地上拖起来,“你老妈死了,赔了不少钱吧,自己花不光,不如拿出来干脆让哥儿几个爽爽。沢田纲吉,告诉你,明天准时在这里,晚一分钟,就揍死你!”说着像是甩垃圾一样松了手,带着手下们离开了。

    沢田纲吉眼睛艰难的睁开,过了很久才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开了,他松了口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站起来,他的身体一动,就疼得他想要呻吟。

    沢田纲吉跪在地上,手指被人踩得发红,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忍着身体的剧痛,把扔在地上的书捡起来,塞进被踩的灰扑扑的书包里,一边捡书,手一边哆嗦。

    回到家里的沢田纲吉扔掉书包,躺在沙发上,结果身体上的伤太重,顿时疼的他龇牙咧嘴。

    沢田纲吉脱掉脏了的校服,镜子中的他身上遍体鳞伤,淤青接连不断,有的地方红肿的一大片,似乎有鲜血要渗出来。

    他一脸痛苦和愤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遇见这种事情。

    泪水从他的眼睛中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久久不语,放任自己无声的哭泣。

    作者有话要说:一会儿还有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我真不是剑仙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随机惩罚一名幸运观众 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 大尊 灭世神途 无天主宰 我的身体会变异 仙武医生 你是掌中宝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75章 :噩运(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