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76章 :噩运(二)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沢田纲吉试图努力学习但是他落下了太多功课,跟不上老师的进度。而自己被人欺负他不告诉桐原理莎提生怕那群混混找桐原理莎的麻烦。

    他孤军奋战但是却觉得如何努力也无法取得进步随着几次小考的成绩公布,他的排名一落千丈。老师之前还会鼓励他,但是现在却对他不闻不问。他的书因为被混混踩乱撕坏老师注意到后不问青红皂白,便把沢田纲吉赶出教室罚站。

    察觉到老师态度的学生们也逐渐的对沢田纲吉转变了态度不向之前那样热切,有的人甚至还会在背后取笑沢田纲吉。

    好成绩带来的光环消失,他又变成了宛如油污一样的存在。

    笹川京子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他抬起头,勉强的笑了笑,不想听见来自同桌的安慰。

    那群混混们隔几天就会殴打沢田纲吉一顿。沢田纲吉身上的伤一直不曾好起来,哪怕是在桐原理莎问起的时候他也只是摇了摇头,不想多言。

    沢田纲吉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好像从爸爸去世那一刻开始,一切的事情就变得糟糕起来。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地方值得他去但是他仍然坚持去学校,想要努力学习。

    只要考上好的高中,最后去了好的大学就可以远离这些人了吧。

    也许是看他凄惨,又或者是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谣言,受什么人影响,学校的生活也变得水深火热起来。

    沢田纲吉早上去到学校,结果发现自己桌洞里的课本被人用小刀割成了碎片。

    笹川京子也是一脸惊讶,沢田纲吉更是愣在了原地。他的手攥紧了书,眼神受伤,愤怒的环视周围,有的人若无其事,有的人一脸嬉笑,有的人幸灾乐祸,也有的人不赞同的蹙起了眉头。

    但是没有人说话。

    沢田纲吉嘴唇抿的很紧,低下了头。

    老师来了之后发现沢田纲吉傻傻的站在原地,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悦,又看了眼他鼻青脸肿,衣服不整洁的样子,眉头彻底皱了起来。

    “沢田纲吉,你还站着干什么?”

    “老师,我的书”沢田纲吉将书举起来。

    老师的眉头皱的更紧,“谁做的?!”但是他心中更是厌烦沢田纲吉,因为他总是不让他省心,给他找麻烦。

    为什么别人只欺负你?

    为什么只会发生在你身上?

    肯定是你本身有问题!

    老师怒火中烧,本来学习任务就紧,沢田纲吉还总给他添麻烦。

    班里一阵寂静,没有得到答案的老师让沢田纲吉坐下,让他下课再去办公室拿一本新的,嘱咐他小心一些,于是这件事情就画上了句号。老师没有问缘由,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班上同学注意到最近沢田纲吉总是表情黯淡,脸上挂彩,也没人主动去找他搭话,他交的几个朋友时间也不久,交情也没有多深厚,此时看见沢田纲吉糟了灾祸,反而幸灾乐祸多一点。毕竟本来只是因为他突然学习好了才会凑过去,毕竟本来沢田纲吉就是和他们一样的人,只有这种糟糕的状态,才是正常的。

    吉田看着沢田纲吉沉闷木然的样子,眼中露出了一闪而过的得意。

    等着吧,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低着头,听着别人对他的大声谈论,没有说话,只是眼圈有点红,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声不吭。

    沢田纲吉吃完饭后,便赶回了教室。

    最近的内容很难,他前面落下了很多,听得一头雾水,为此他想要好好复习研究一下。

    沢田纲吉趴在桌子上,手不停的在演算纸上写写画画。就在他写的入神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尖叫了一声。

    “我的钱包丢了!”

    教室为之一静。

    丢了钱包的女生讲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又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

    确定丢了后,顿时眼睛红了起来,她的同学立马跑上去安慰。班主任听到消息也连忙跑了来问是怎么回事。

    女生抽噎着说自己丢了钱,老师一听不是个小数目,便严肃起来,但是自己班级里出现这种事情,声张出去纯属丢人。

    “谁拿了秋园同学的钱包,在纸条上写上,坦白从宽,另外也可以写你们认为偷东西的人,如果写不出来,我就只能报警了,到时候全班都要去警察局做口供!。”在这个年龄,学生对于警察十分惧怕,纷纷在纸上写了自己没有偷,并左右打量,找最可能偷钱的人。

    老师收了所有同学的纸条,单独出去了一趟,回来之后说:

    “沢田纲吉,跟我出来一趟!”

    沢田纲吉先是一愣,接着震惊的看着老师,“老师,不是我!我没有偷秋园同学的钱包!”

    “不是你?”老师冷笑一声,“不是你,为什么别人都会选你?!”

    “我”沢田纲吉张了张嘴,他张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环视班里的同学,他看到的大部分同学的脸上都是冷漠,看好戏,漠不关心。

    为什么

    “我真的没有,老师你要相信我!”沢田纲吉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老师的身上。

    拜托了,相信我。他急切的看着老师,希望老师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既然你都不肯承认,我只能采用强制措施了,把书包都拿出来。”

    “怎么可以?”沢田纲吉后退了一步,他喃喃的说,“老师你不能”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如果会被投出来,就证明,大家都认为是他做的没有人相信他。

    沢田纲吉的目光从老师的脸上,逐渐扫视过全班同学的面孔。

    这一刻他终于深刻的明白,他其实一直被这个班级深深排斥。

    不是不能检查书包只是这种被所有人推出去,被所有人怀疑的感觉,让沢田纲吉心中如同刀割,他再一次狼狈的面对着大家的漠视甚至是敌意。

    老师走到沢田纲吉的桌前,沢田纲吉的面色发白,觉得十分难堪,大家都盯着他,他的手紧紧的攥着书包,一声不吭。

    “这么做是不对的老师”他知道,老师没有权利随意翻学生书包。

    老师一看他的表情就明白了几分,他将沢田纲吉的抗拒视为了心虚,“沢田纲吉,是你偷了秋园同学的钱包吗?”疑问的句子,肯定的语气,让沢田纲吉的自尊猛地颤抖了一下。

    交出的,不止是书包,更多的是对老师同学的信任和自己的尊严。

    沢田纲吉双手死攥着书包,瞳孔颤抖,他咬着唇,似乎要哭,“我真的没有”

    “那就把书包给我看看!”老师不耐烦的打断,伸手就去夺沢田纲吉的书包。

    笹川京子也一脸担忧的看着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的手紧紧的攥着书包,老师第一下没扯动,面露尴尬顿时更加愤怒,“你怎么回事,就是在做贼心虚!”沢田纲吉的表情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他死咬着嘴唇,在周围同学的怀疑目光中,无力的辩驳,“不是我”

    “那就给我看啊!”老师趁沢田纲吉不注意,猛地夺过了书包。

    这一瞬间,沢田纲吉面色骤然一白,有一种被扒光了裸的暴露在所有人面前的感觉。

    没有尊严,也没有。

    这个时候老师已经拿出了米分色的钱包,老师心道,果然不出所料,他鄙夷的看了沢田纲吉一眼。

    在钱包被掏出来的时候,沢田纲吉的眼睛猛地瞪大,他盯着那个钱包,觉得这是幻觉,他根本没有偷任何人的东西!

    “真的不是我偷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书包!”沢田纲吉舌头打结,他不知道该怎么让老师相信他。

    “其他同学继续上自习,沢田纲吉你跟我出来一下。”  老师皱眉,不听沢田纲吉的解释。

    吉田坐在课桌上,看着沢田纲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嘴角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他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老大,搞定了。”

    在一处废墟中和小弟们正在喝酒的人掏出手机一看,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这个人恰好是之前不停找沢田纲吉麻烦的混混。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老师推开办公室门,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对着沢田纲吉大吼。

    “真的不是我,我午休的时候没在教室。”

    “还要狡辩!有谁能证明你不在教室?”老师推了推眼镜,看见沢田纲吉说不出来的样子,不悦之情更重,他咄咄逼人却又故做关怀,“我知道你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你父母没办法教你做人的道理,但是沢田纲吉你也不能自甘堕落。手脚不干净的事情不要做!你的父母如果知道了,会有多失望?”

    沢田纲吉的手猛地攥紧,在别人指责怀疑的时候他没有哭,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眼睛突然变红,有水光闪动。

    “我真的没有!我”他张嘴想要说,却被老师突兀的打断,“够了,我对你太失望了,你出去把!”

    沢田纲吉的泪水在这一瞬间盈满了眼眶。

    沢田纲吉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老师的指责,他想,无论他再怎么解释,老师,同学也不会相信他。

    此时他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悲痛。

    他的眼中有水光,可是他忍了下来。不能哭,不能当着老师的面哭。

    走廊上,各式各样的眼光让沢田纲吉的头低的更低。他脖子上挂着“我是小偷,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别人东西。”的塑料板。别人的目光刺的沢田纲吉很疼。

    沢田纲吉的心里感觉很冷,明明温度不低,但是他却冷得想要哆嗦。他想学校一点都不是个好地方,他讨厌这里。

    大家都在窃窃私语,沢田纲吉不想听他们说话的内容,可是那些话,却一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我就说嘛,肯定是他平时看着他就觉得很恶心,没想到真的是他偷的。”

    “我今天中午看见他折回教室了,没想到是为了偷钱啊”吉田对着周围的同学说道,“不过也不能怪他毕竟他的父母都死了,只剩他一个人,没有人教他什么事情不能做”

    “啊那也不能偷别人的东西啊,我看新闻,很多就是因为家庭不幸,所以心里扭曲变态,最后”说话的人打了个激灵。

    “你别吓我啊,总之大家以后都离他远点,这样的人,估计只会越变越糟吧。”

    “我那次偷偷看见沢田纲吉在书店里的成人区停留了很久估计每天都幻想着什么糟糕的事情吧。”

    “啊!好恶心!!”女生捧脸尖叫。

    “说不定每天晚上都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啊不然他为什么偷了秋园同学的钱包呢拿回去看着撸管吗?”男生们恶意的笑声响起。

    他们的谈论欢笑化成利剑,狠狠的插进沢田纲吉的心里,让他疼的想要要放声大哭。他现在就像是一快肮脏的墙壁,谁都可以在上面乱写乱画,涂抹成更加肮脏的颜色。

    沢田纲吉想要反驳,想要大声说不是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抗议只会引起更激烈的反击。

    因为他孤身一人,不会有人相信他。他们总是这样,总喜欢相信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喜欢相信一些捕风捉影的事,为什么有的人也总会在背后说人的坏话,甚至这些坏话的内容根本都不是真的。

    更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牵扯到父母。

    爸爸和妈妈都是很好的人。

    他想自己真不是一个好儿子,即使在他们去世了,都给他们抹上了污名,哪怕这些都是莫须有的,但是他一直不是一个能让父母为之骄傲的孩子。

    沢田纲吉站了一下午,等同学们走光了,他才默默的摘下了牌子。沢田纲吉来到厕所,此时厕所里没有任何人,他坐在马桶盖上,露出了压抑的哭声。

    生活真是糟糕透了。

    他一点也不想要过这样的生活,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摆脱。

    沢田纲吉擦干眼泪,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门打不开。他惊讶的猛推了推门,门丝毫不动,他这才慌了起来。

    “有人吗?!周围有人吗?!”他拍的门砰砰作响,但是没有任何声音,他心中慌乱,站到马桶盖上面,想要爬出去,但是他个子不高,本身厕所隔间的门又比较高,结果他跳了半晌,也没办法从厕所攀爬出去。

    试过了多种方法的沢田纲吉,一脸颓唐的坐在厕所上。

    就在他不知所措时,突然一盆水从头浇了下来,他听见声音抬头,正好被淋了一脸,这些水似乎是拖完地的水,一股恶臭传来,让沢田纲吉一边打喷嚏一边作呕,但是他顾不得这么多。

    “外面有人吗,帮我开门好吗,拜托了!!!”

    他大喊了很多次,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外面传来了人的脚步声,他的声音越来越远,他猛地意识到,无论如何喊叫,都不会有人来给他开门。

    作者有话要说:对于这种被所有人投出的感觉,糟透了。像是被所有人背叛一样。

    另外这种留言我真的见过,挺可怕的。而且还流传的很广,似乎大家不在乎留言的真实性,只在乎流言的内容中,这个人是不是足够罪恶。发生的灾难足不足让人感兴趣。当时觉得深处流言中的很人可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从星际位面开始的征服 鬼差养成系统 凡世逆流 体内藏着一条龙 都市之至尊帝主 布衣武祖 无上道境 逆天邪神:至尊七小姐 高武—进化之路 千行狩猎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76章 :噩运(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