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79章 :噩运(五)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恋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漫]安迪最新章节!

    如果看到这个,表示购买没到50%请购买或者等待72h  之后美子便靠在狮子身上, 合上眼睛, 像是在思索什么。|

    科尔温将衣服拧干,拿着它走到美子身边。

    “美子, 你可以骑在它身上吗?”科尔温在观察了这只狮子一会儿后,出声问道。

    “我们必须要加行程,我总觉得, 王在不远处,但是……也许是我的错觉。”科尔温皱着眉。

    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一直缠绕在她心头, 像是有一层迷雾,她知道穿过就可知道真相, 但是她却困在迷雾中, 无论如何都到达不了。

    而她又有些可笑的觉得,还是不知道的好。

    只是一种直觉, 没有任何依据。

    在两人飞快的前行一段时间后, 科尔温觉得这狮子来的太是时候了。简直是坐骑的最佳选择!

    美子对着科尔温隔一会儿飘过来的眼神感到不爽:你对我的爱宠有意见吗?

    科尔温微微一笑, 也不恼:“没有,只是觉得很好。”

    美子挑眉,示意科尔温说下去。

    科尔温眨了眨眼, 口气沉稳:“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奔放洋气有深度,狂拽炫酷**爆天。”

    美子一愣,然后又露出的鄙夷的神情:这就是你的评价吗?还真是粗鲁的用词啊, 不过我的狮子确实是不错,你的审美还算过的去。

    科尔温别过脸,嘴角勾起的弧度大了些,脸色有些揶揄。

    这只狮子虽然普通,但是却知道躲开科尔温都察觉不出的危险,从而这让两人的行程快了不少。

    科尔温脚步飞快的跟在这只狮子的身边,偶尔跳起躲过突然出现的巨石,顺便扶一下因为狮子动作太快而摇摇晃晃的美子,每次帮助她坐稳后,再不经意的松手,不动声色的将美子保护到最好。

    她知道美子心高气傲,而且还自信自满,所以科尔温只能换种方式来和她相处。

    美子在最初只是扫了她一眼,之后便没有什么反应,默许了她的动作。

    一条河流蜿蜒而下,狮子正在河边饮水,偶尔回头看一眼美子和不远处的科尔温。科尔温在水里抓鱼,每次都要在抓住的时候,那只狮子便会突然咆哮一声,然后鱼儿便瞬间逃逸。科尔温在多次捕鱼无果后,生气的一脚踹过去,那只狮子龇牙头微微低垂,像是要进攻的样子。

    “你的主人吃不到午饭了。”科尔温眉眼温和,像是一弯浅浅的月光。

    狮子朝着科尔温咆哮一会儿后跑到了美子身边,美子淡淡的瞄了一眼,却看见了科尔温的屁股,一番饱含深意的眼神全部被科尔温成功回避。

    科尔温用衣服的下摆裹着几只鱼,露出的小腿上面还有这石子划出的血痕,但是科尔温的眼睛的却十分的明亮,眼角眉梢都透露着阳光的味道。

    美子看着科尔温充满喜悦的脸,眉毛皱起,手一下一下的点着狮子的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科尔温……出乎意料的有趣。

    科尔温走到美子旁边,升火烤鱼,确定可以实用后,她走到美子身旁,从衣襟里掏出几个果子。

    “你吃这个吧,鱼你不能吃。”美子骤然抬眼,冰冷的瞳孔跳跃着不详的光芒。

    “……”科尔温面色平静,不动声色的将果子塞到美子的手里,在美子将果子扔出去的时候起跳在空中伸手接住。

    她蹲下,将接到的果子放到一旁,在那狮子蹭过脑袋来想要一口吞掉的的时候一掌把拍开。

    科尔温握住美子的脚踝,用力的拉开,另一只手挡住美子挥过来的手掌。

    美子大腿的内侧,鲜血淋漓。

    科尔温抬头,看着美子暴怒的眼,神色不动的回答道:“你的腿继续这样下去,会溃烂。美子,我不反对人有的时候会因为一些事情倔强并且坚持下去,我从来没有想过干涉你的决定。但是你现在是在我的庇护下,我不希望发生一些突发状况来干扰我。我们现在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在有需要的时候直接告诉我。”

    美子的神色不变,眼中的怒火依旧,她眼底的最深处结了一层冰。

    “……我知道我喜欢多管闲事,但是,有些事情不能放着不管。”科尔温眼神真诚,眼中是最真挚的担忧,也许是这真挚的情绪,让美子突然一愣,接着笑了出来。

    美子看着科尔温给他包扎的动作,红色的眼睛中承载着千丝万缕的情绪。

    科尔温是一个极其矛盾的人。

    她的眼里,什么都没有。她的眼极广,像是盛着整个世界。

    一只蜗牛顺着叶子爬行,在身后留下一道透明的痕迹。美子随手拿起,看着蜗牛试探的触角,嗤笑出声,随手将它扔进草丛里。

    就像是蜗牛一样,小心翼翼,背着沉重的枷锁,却仍然没有目的拼命的向前爬着。

    科尔温将最后的一件外套的下摆割下,分别缠绕在美子的腿上,并且在大腿内侧加厚,确保美子的腿不会因为狮子的毛发摩擦而产生新的伤口。科尔温拿出佩刀,抬着美子的指尖,将长长的指甲给削掉,里面有些肉糜,明显是被狮子毛发刺伤后留下的伤口。

    说来也奇怪,科尔温左看右看都觉得,这只狮子是只普通的狮子,但是一身毛发却硬的吓人,明明看起来十分的柔软顺滑,但是却如铁般坚硬。更为惊奇的是,这狮子甚至可以听懂人话。

    “向左走。”看着一处分叉路口,科尔温皱褶眉头思索了一会儿后回答道。看到美子看过来的眼神,科尔温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莞尔一笑:“直觉。”

    这一路,科尔温发现自己的直觉变得越来越准,甚至可以说是几乎全中。

    科尔温抬头看了看直|插云霄的悬崖峭壁,垂下眉眼看了眼在后面悠闲的靠着狮子的美子:“出去的路不好走,你可能要放弃你的爱宠了。”

    美子抬头,眼里是漫不经心和嘲弄。

    她随意拍了拍狮子的头,在狮子一步三会的目光中,厌恶的皱眉扭头。

    被驯服了的王者,便不再称得上是王了。

    因此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悬崖壁上是缠绕交错的藤蔓,有的甚至和人的小臂一样粗。科尔温从最下面,双手抓住藤蔓,眼神十分的锐利,她利用自己的身体,在飞起的时候手迅速切换,然后抓住上方的藤蔓,在来回几次后,确定没问题了,又干净利落的跳回了地面。

    安迪很胆小,小的时候去公园,孩子们走独木桥,爬麻绳编织成的悬在河上的巨网。周围的孩子们成群结队的跑去攀爬,但是安迪很安静的坐在凳子上。她害怕,她害怕很多东西,她没有勇气去做一些在别人眼里简单的事情。

    后来时间啪啪的过去,安迪的身板也抽长,大冬天人工河表面有一层厚厚的冰,游人们纷纷跑上去,调皮的男生甚至拿着石头努力的想要砸开冰面。安迪坐在河岸,周围是朋友的东西,她很老实的坐在原地看着东西,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戏耍是露出的笑脸。冷的不行时候将冻得通红的手放到嘴边吹吹,呼出的雾气弥漫了她的眼,她羡慕,但是她知道她是对的。

    湖面破开,人会掉下去的。家人会难过,我不会上去,我怕死掉。

    她总是比别人更加清楚的意识到后果,所以她不敢冒险。

    她坐在一旁,像是和别人隔绝开了一个世界。

    我是对的,但是为什么他们不听我的?

    她抱着他们的包守了一个下午。心里安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她只是有些难过,难过什么?

    她不知道,只是有点想哭。

    科尔温看着弥漫的大片的雾气,眯了眯眼,突然想起了过去自己胆小懦弱的样子。

    时间总会改变很多,以前不敢做的,现在倒是玩的很顺溜了。她也不知道感慨什么,沧海桑田过于苍老,她还没有到追忆往昔的地步。

    只是有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变了这么多……有些……有些复杂而已……

    而她也知道,她必定会慢慢的改变,也许有些东西不会变,但是……大部分却遗失在了时光中。

    成熟必定意味着,我们注定失去那些珍贵而永远无法挽回的东西,然后蜕变,最后换来新生。

    科尔温心里也是有点哆嗦的,但是哆嗦的多了,反而觉得其实……也没什么……

    反正尝试下试试呗,所以她现在正背着美子在悬崖间穿行,双手抓住藤蔓,将两人荡到空中,身体达到最高点的瞬间抓住另一根。偶尔有暴风袭来,这个时候科尔温则会小心的趴在墙壁上,努力的缩小两人受暴风的影响程度。

    云雾偶尔会漏掉几束日光,她可以看见那光圆柱形逐渐放大的样子。淡黄色在乌黑的云中像是在不停的鼓励着两人前进,啊……鼓励着科尔温前进,另外一个人累了就睡会儿,完全不在状态。

    科尔温仰头,透过雾气可以看见悬崖的最上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像是冲破乌云的阻碍见到黎明的海燕,整个人精神抖擞。

    就在荡向最后一条藤蔓的时候,暴风夹杂着破空之势突然袭来,狠狠的轰在了两人身上,科尔温脸色变得苍白,暴风带来的压力不下于站在海边滔天巨浪狠狠的拍在身上的感觉。她在那瞬间单手抓住藤蔓,另一只手一把拉住滑下去的美子。

    美子显然也没想到这山崖的风会如此诡异,竟然在转了个弯后来坑两人。

    原本长在悬崖壁上的藤蔓突然开始扭曲收缩,甚至表皮变得光滑,科尔温险些抓不住。那藤蔓一边抖动一边收缩,渐渐的两人脚底的藤蔓都变得只有2、3米长,甚至在变得更短!

    科尔温抬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顶部,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抓住的美子。

    美子的眼神十分的平静,面容还是那副冰冷的模样,甚至有些看好戏期待的意味。

    她永远也弄不懂,美子在想些什么。

    美子眼中的科尔温十分的平静,深褐色的眼瞳沉寂,像是失去所有光源的黑夜,安静沉寂的吓人。

    “我们两个人没办法同时上去,”科尔温看着美子冰冷暗沉的瞳说道。

    美子:所以?

    科尔温微笑:“到这个时候你还这幅反应,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在想什么,但是我觉得,我们俩从来没在一个频道上。”

    美子:呵,想要揣摩我的心意,你还真是大胆。

    科尔温摇头,无奈道:“这个时候你还这样,”科尔温的手慢慢的松开,美子一寸寸的下滑,“别害怕,很快就好。抱歉。”

    美子面无表情。

    科尔温眼底有些期待的光灭了下去。

    “我自己上去,”她只抓着美子的手指,“而你……”

    科尔温突然握紧美子的手,手臂的肌肉紧绷,狠狠的将美子向上抛去,而她却因为反作用力开始向下滑去。在美子的眼中,科尔温的长发在她身后舒展,像是一朵盛开的金色花朵。

    科尔温看着美子被飓风带着冲上了悬崖,神色不变。

    啪——

    落地的声音很响,科尔温默默在心里道。她尝试着在脚底附着上火焰,慢慢的升空,在最后的时候,双手抓住悬崖壁,身体轻巧一弹,来到了悬崖上面。

    科尔温露出个灿烂的微笑:“哟。”

    美子坐在地上,脸色不是很好。

    胳膊小腿上有点脏。

    “走吧,我们回王城,我有预感,只要回到王城,王便会回归。”

    科尔温在城外用身上的配饰换了两件包头的衣服,给她和美子整个包起来后,向着当地人借了一间房子,她把美子放在床上,打了一桶热水。

    “好好洗洗吧,这么多天,你恐怕也受不了了。”科尔温一边向着桶里倒水,一边对着美子说道。

    科尔温看了一眼美子,语气平淡,“自己洗,我不会帮你的。”无视美子伸出的手,也不顾美子反应,便将东西准备妥当后推门离开。

    集市上人还不算少,即使再很早的现在,也有了交易的方式,一个穿着白色简陋衣物的夫人抱着孩子正向着周围的人吆喝着,希望用自己手制的东西换一点吃食。科尔温偶然路过,看到她的东西有些有趣,便蹲下对着妇人说:“你看你能不能照着这个做出来?”

    科尔温拿着树枝在地上画了个图案,抬头对着妇人说道。

    妇人看着科尔温的脸,有些愣怔的点了点头,手下飞快的动了起来,不多久便做出一个成型的布偶来,和科尔温在三次元见的差不多,只不过更加写实一些,布料也有些磨手。

    科尔温推开门,美子正坐在床上擦着头发。科尔温将布偶递给她:“喏。”

    美子抬眼,发现递到眼前的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狮子,这狮子和真实的不同,那只狮子嘴角带笑,看起来不伦不类的。美子突然嗤笑,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科尔温:我原本以为我已经够低估你了,但是我现在才发现,你压根是没脑子。

    科尔温无所谓的耸肩:“看着心情好不是吗?”她用手拨了拨狮子的耳朵,将它塞进了美子的怀里,美子嫌弃的扔到一边。科尔温也没有不悦,将浴桶中的水抬出去倒掉。

    科尔温这几天一直徘徊在王城之外,侍卫看到她也会打招呼,甚至问一句怎么没进去服侍王,她打个哈哈说,她有别的任务。

    没有人发现王的维和,她经常看见爱丽丝从神殿出来,被人抬着去宫殿。

    科尔温心下也不急,她觉得事情很快就会解决了。

    她推门回到租借的房子,发现房子里面并没有人,房子也十分的整洁,没有挣扎的痕迹。她向着妇人询问是否看到美子,妇人摇头,她说她一上午都在院子里,没有看见美子出门。

    科尔温垂下眼睑,盯着床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她将屋子整理好,随手拿起窗台上的狮子扔到了垃圾桶里,坐在床上,心里有些沉闷,她疲惫的用手撑着额头,浑身有些无力,随即又无所谓的笑笑。

    心里像是有一块石头慢慢的下沉,终于落地,她再也不会为此忧心。

    安迪日记第十页:

    终于逃出来了。

    看着那个狮子挺有趣。

    美子不见了,她自己走了。

    ……心里突然很安静,但是无所谓,反正并不是不能失去。

    我也习惯了,有些人注定会不告而别,但是还是会忍不住的觉得有些累。

    倒不是说多在乎,但是就是……

    ……美子也是知道自己女人状态的外貌的,一般男人看到她走不动路,脸上都会流露出惊艳和痴迷的神色。她虽然不齿,但是……科尔温奏是那个例外的,目光清明,眼神干净,不含任何淫秽色彩。两人在进王城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蠢蠢欲动,看到科尔温才压抑下了对她的觊觎。

    她虽然知道……科尔温喜欢的是……但是……她遭受了如此不敬的对待,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了一股怒火,即使她是因为喜欢自己都无法忍受。

    与喜欢与否无关,美子觉得无论他是男人女人……全天下的人必定会被她的魅力折服,跪下来舔她的脚掌,祈求她的宠爱,所有人都会爱上她。

    但是这个不知好歹脑子被驴踢了的杂碎……

    美子在多次将科尔温踩进泥土里后,才像是发泄完怒火,心满意足的回到原来的位置,连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科尔温在获得解放后立马转过身子平躺在地上,大口呼吸。也许是刚才的闹腾,科尔温暂时将两人之间那个近乎啃咬纠缠的吻给抛在脑后。

    科尔温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山洞里的气氛有点压抑,她愁眉苦脸,五官皱在一起,一副吃了黄连的模样,她觉得自己的唇现在都泛着苦味。她偷偷的用眼角瞄美子,发现美子压根没看她,只是在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偶尔看看指甲的地方,然后有些不悦的皱眉。

    她松了一口气,但是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她坐起来,走到洞口,伸出手去接了些雨水,然后就着雨水将脸洗净,她洗的很慢很仔细,像是在整理自己的心情。偶尔划过嘴角,会碰到被美子咬出的伤口,她手指一抖,然后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嘴唇……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的内心已经散落了……

    她洗完脸,动作极其慢的转过身,发现美子坐在火堆旁,半合着眼睛,像是在休息。

    ……也就是说这人压根没放在心上啊。

    科尔温觉得……她作为一个男人(伪),被一个十分正点的姑娘调戏了。自己惊慌失措,结果别人根本不当回事。

    她嘴角小幅度哆嗦了一下,觉得……很坑爹,坑所有的爹。她叹了口气,靠着墙壁坐下,双手抱着自己的佩刀,完全不敢接近火堆。

    夜深人静,偶尔听见野兽的咆哮,美子睫毛抖了抖,露出了殷虹的瞳,她扫视周围,火已经熄灭,难怪她会被冻醒。

    这山谷的气候十分奇怪,温度差异很大,走不了多久竟然会换一种气候,冷热交替,还好两人身体还算健康,没在这个时候得大大小小的病。她发现自己的睫毛上都结了一层霜,有些不耐的起身,向着科尔温走去。

    科尔温的睫毛抖动着,睡得并不安稳,美子抬起脚,却突然停住,有些好奇的蹲下。

    科尔温的脸有些苍白,美子觉得她这是冻得。唇角微微的勾起,幅度很小,但是比她见过的任何出现在她脸上的表情都要柔和而脆弱。然后美子便看见,科尔温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泪。

    美子眼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就在她打算继续观察下去的时候,科尔温突然睁开眼睛。

    科尔温显然没有想到美子会在她对面,惊吓之下后脑勺磕在砰一声磕在山壁上,痛的科尔温嘶气。

    作者有话要说:  沢田纲吉真是可爱。他本来还想写他懦弱来着,可是写着写着发现,其实沢田纲吉不是那么懦弱的人,他温柔坚定,即使有的时候会痛苦,可是依然含有期望。

    好希望看他希望全部被剥夺时候的样子啊。

    比如桐原理莎在他面前惨死什么的←我开玩笑的,我想写的内容从来不会说出来的嘻嘻。理莎一定会十分安全的活到最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龙象帝尊 妖怪三国 我家女友你惹不起 剑逆天穹 幸运的左手 氪金攻略:神壕媳妇请养我 我吃妖兽那些年 美漫法神 单调的星空 超级神途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79章 :噩运(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