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80章 :噩梦(六)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沢田纲吉兴高采烈的走在路上,他小心的盘算着目前取得的薪水每天扣去必要的花费还可以节省下一部分,而且他目前并不需要购买其他东西只用来购买食物等日常用品。

    不过还要节省下钱来交电费水费费。

    这些也是一笔不少的花费好在这些是月结等月底的时候自己的钱也会攒了不少能够勉强应付过这一个月。

    他掰着指头输完了这个月钱财的安排然后松了一口气。

    钱很紧,但是还好能熬过去。

    心中有数后对生活的担忧放下了一部分,他想起老板夸奖自己的话,顿时又雀跃起来想要快一点让理莎知道,想要分享这份喜悦并且得到理莎的称赞。

    沢田纲吉这么想着不禁走路的速度都快了起来。

    他幻想着桐原理莎会做出何种惊讶惊喜的反应他不禁更加急迫的想要和桐原理莎见面。他还打算用不多的钱给桐原理莎买一个小小的礼物一份小小的蛋糕以此来感谢她对自己的帮助和支持。

    “哇对不起!”脑中幻想着和桐原理莎见面的场景他碰上了路人。

    沢田纲吉立马弯腰道歉。

    入目是一双有沾着些油漆的运动鞋。

    沢田纲吉先是觉得这双鞋有些熟悉,随即他神色巨变,猛地后退了一步。

    “好久不见啊,垃圾。”

    宛如恶魔的声音炸响沢田纲吉强作镇定,但是眼中仍然闪过一丝慌张。

    站在面前的人就是一直在欺凌沢田纲吉的混混。

    “这几天都没有在路上看见你,沢田纲吉。”混混走过来,看似温和的慰问,随即话锋一转,“你刚才撞了我这一下,我感觉我肋骨都断了几根,你可要给点医疗费。”

    沢田纲吉抿紧唇,他的脚后撤一步,似乎打算转身就跑。可是那经常欺压沢田纲吉的混混却早有预料的一脚踹向了沢田纲吉的膝盖。沢田纲吉顿时无法控制身体,跪在了地上。

    “把他带到里面去。”混混老大抬了抬下巴,朝向路边一条小巷。这条小巷很深,堆满了杂货,不会有行人注意到这样一条荒废的小巷。

    “我不要!我不进去!”沢田纲吉挣扎着想要包脱钳制,却挣脱不了其他人的手掌,只能被硬生生的拖向巷子。他求救的看着周围的路人,可是他们熟视无睹,匆匆离开。

    沢田纲吉明澈的眼睛微微一暗,他一直在挣扎,可是仍然被拖进了巷子。

    他们一个人将沢田纲吉的手绞在身后,另一个人则是去摸沢田纲吉的口袋。

    “等等!!!”沢田纲吉挣扎起来,给那人造成了不少的困扰,但是背后的那人的手劲非常大,手狠狠的一扭沢田纲吉的胳膊,沢田纲吉立马痛的流出了眼泪,停下了挣扎的动作。

    “老大,这里只有有三千日元。”沢田纲吉闻言,眼睛猛地瞪大,看着那仅有的三千元,眼神急切。

    “什么啊,沢田纲吉,今天只带这么少,你撞我这一下,这么点钱可解决不了。”

    说到最后,男人猛地一拳头砸在沢田纲吉脸上,沢田纲吉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他被这一拳头砸懵,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躲着我们,嗯?身上还只有这么点钱?几天不收拾你,皮痒了?老子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钳制住沢田纲吉的人松开手,狠踹向沢田纲吉的膝弯,沢田纲吉的腿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后背也被人踢了一脚,他扑倒在地,脸直接装在地上,他听到脸和地面撞击的闷声。他的鼻子一热,一股热流就要涌出。

    沢田纲吉想要捂住自己的鼻子,但是手刚动,就被为首之人一脚踩住了手指。

    沢田纲吉顿时疼的大叫了一声。

    “松、开求你别这样!”

    沢田纲吉的手被男人的脚踩住并不停的碾来碾去,沢田纲吉听见自己的指骨发出了哀鸣,骨节被重踩的感觉让他浑身疼的痉挛,他用力的想要保护自己的手指,可是他动不了。

    这双手还要工作,它不能受伤,沢田纲吉眼睛通红,不顾一切的想要解救自己的手指。

    老大看着沢田纲吉的悲惨的样子,拿出手机又拍了几张照,满意的笑着,他满足了沢田纲吉的愿望,松开了脚。

    沢田纲吉猛地收回手,他握紧自己的因为疼痛抽搐的手指,眼中流露出庆幸的神色。就在泽坦纲吉庆幸自己的手指只是充血肿胀却没有断后,老大突然抬起脚猛地踢向了沢田纲吉的下颚。

    一脚,两脚,三脚

    沢田纲吉鼻青脸肿,嘴角的血一直没有停下。他似乎失去了意识,只记得保护好自己的手指,然后蜷缩起身子,可是疼痛铺天盖地,降临到他身上的每个地方。

    他听到混混们的讥笑声,这些声音穿过嗡嗡的耳鸣,刺进他的心中。

    疼痛剥夺了理智,他抱着自己,不知道这场酷刑何时会结束。

    明明生活才刚刚变好了一点。

    他以为一切会慢慢的变得更好。

    但是他忘了,有些跗骨之蛆一样的灾难潜伏在黑暗中,在他快乐时,给出致命一击。

    比起上的疼痛,他的心似乎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住。

    砰、砰、砰

    脚踹在身体上,发出了惨叫,器官似乎在变形。

    为什么?

    “哈哈,这个废物竟然还在哭啊!”男人抓住他的头发,看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肆无忌惮的大声笑了起来。

    我哭了吗

    沢田纲吉只是觉得太痛了,太痛苦了。

    他的嘴中充满了血腥味,他感觉到所有的疼痛都凝聚在了一起,他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山峰一点点缓慢的压碎,碾到尘埃里。

    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情?

    “这个垃圾除了哭压根什么都不敢做。有爹生没爹养,父母早那么死,恐怕都是被你这个蠢货连累的吧。”

    踩住头的脚力气越来越大,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整个世界似乎都在视野中摇晃起来。

    “是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能的人。”

    “为什么这种废物还会活着?”

    “当初和父母一起死了也许会更幸福吧?”

    “垃圾,废物,渣滓”

    他的脸被踩在地上,脸上沾满了泥土,泪水混着灰尘,让他的脸像是被刻上了棕色的伤痕。

    他想要挣扎反抗,却被压制的纹丝不动。

    沢田纲吉的视线模糊,他听见拳头打进肉里的声音,如此的钝重,如此的让人绝望。

    他抬起头,想要求救,他透过男人的腿间看向巷子外。

    漆黑的色中闪动着的点点光亮,来往的行人匆匆而行

    有的人目不斜视,有的人无意间看见,却只是平静的收回视线,然后更加快速的离开。

    没有人伸出手。

    一种彻骨的寒意渗入他的心脏,慢慢的啃噬着他心中的希望。

    夜色笼罩,咫尺处灯火通明,绚烂多彩,他处于黑暗之中。

    “听说你最近在工作?”

    沢田纲吉眼神微微变化,猛地想到了什么,眼神先是惊惶,接着又被绝望布满。

    工作也会被这些人纠缠。

    如果这些人真的到了店里,他该怎么办?

    如果失去了这份工作,他该如何?

    如果之后的生活,都与他们纠缠不清怎么办?

    他每次的反抗挣扎,都被男人重重的打落,无数次的爬起,都被人用力的踩下。

    挣扎反抗了无数次,可是结果都一成不变,一切的反抗只会换来更重的反击。

    沢田纲吉的眼睛充满了哀痛,在哀痛和无望中,缓缓的溢出了一种麻木。

    等不来别人的拯救,而自己的努力反抗也被镇压。

    他疲倦的抱着自己,似乎诉说着他的心灰意冷,但是一双眼睛却仍然怔怔的看着远处灯火。

    世界似乎是摇摇欲坠,建筑物上的灯光化成圆点,随着他的泪水滴落,如同星星陨灭。

    他突然想起了桐原理莎,她永远会安静的看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睛中诉说着安静的温柔和无声的支持。她还在家里等他带回好消息。

    沢田纲吉突然咬紧嘴唇,小声的呜咽。

    如果之前的泪水因为疼痛,那么现在他则是伤心了起来。

    真的很对不起,理莎。

    他总是这么没用,总是没办法好好的生活,没办法做好任何事情。

    泪水涌出,可是理莎的模样却没有因为泪水而模糊,还是那么温柔安静甚者带着点孩童般的纯净。

    沢田纲吉灰暗的眼睛突然动了一下,他猛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巷子口。

    站在那里的不是错觉,就是桐原理莎。

    沢田纲吉顿时被恐惧虏获。

    “快走”沢田纲吉艰难的用口型对桐原理莎暗示着,他用眼神催促桐原理莎赶快离开。

    快走,离开这里,这群人很危险。

    不要过来。

    桐原理莎的右脚抬起。

    快走!!!沢田纲吉心中大喊。

    就是这样,快点离开,理莎!!!

    沢田纲吉挣扎的更加厉害,努力的将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自己这里。

    桐原理莎的右脚,落在了通向巷子的地面。

    沢田纲吉的心猛的一颤,他意识到了什么,泪水滚滚而下。

    “不要”他无声的做着口型,眼睛中带着恳求,可是泪水却越来越多的涌出。

    桐原理莎的身子已经完全转了过来。

    “我没事。”沢田纲吉的手在地上抓挠,似乎这样才能隐藏住自己口中的呜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安然。

    “不要过来。”他甚至挤出了一丝微笑,“马上就结束了,别过来。”

    “我没事。”

    “相信我。”

    泪水和鲜血混在了一起滴在了地上。沢田纲吉吞下泪水,暗示自己一切无事。

    沢田纲吉看着桐原理莎越来越走近,终于忍不住,无声的大哭了起来。

    为什么要过来

    为什么不离开

    明明这么危险

    不要为了我,像我这样的人

    理莎,为什么不丢下我。

    泪水盈满了眼睛,透过泪水的世界灯火通明,那个人为了他,背离了这一切,选择走入了黑暗。

    “你们在做什么”桐原理莎恬静的声音响起。

    正在殴打沢田纲吉的三个人动作一停,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哈?”

    为首之人转过身,不悦的盯着桐原理莎,在看清是一个柔弱的初中女生后,凶狠的目光顿时变得淫邪,从上到下开始扫视桐原理莎,目光放肆的打量着桐原理莎露在外面的大腿。

    “住手吧。”桐原理莎神色平静的重复着。

    为首的混混呸了一口,挑着眉毛恶意满满的说,“多管闲事啊,妹子,不怕把自己搭进去?”

    沢田纲吉想要站起来,却再次被人踩着脑袋压在了尘土中,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桐原理莎。

    “你们打的人,是我的朋友。”

    “哦?朋友啊。”老大突然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想让我们住手好办啊换你来怎么样?”另外两个人听了,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但是也有些跃跃欲试。

    “不、要”沢田纲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他刚说完,就被人狠狠的踹在了肚子上,沢田纲吉痛苦的一声。

    “反应这么大,恐怕不是朋友这么简单吧?”为首之人俯视着沢田纲吉鼻青脸肿肮脏的脸,“你女朋友啊,沢田纲吉”

    他也不等沢田纲吉的回答,感动的说:

    “噢这个可真是勇敢”说完,男人立马阴沉了下脸。

    “既然自己主动过来了,就别想走了。想要我们放了他很简单”

    “哥们几个还没碰过初中生呢怎么样,在这里,张开大腿让我们草一晚上,我们就放过他怎么样?”男人奸笑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桐原理莎。

    沢田纲吉听见后,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几乎要挣脱钳制,他的双手狠狠的攥紧,他竭尽全力想要爬起来。

    “不行!!”沢田纲吉嘶哑的大喊,“理莎,快走!!快逃!!!”

    沢田纲吉不知道怎么爆发了那么大的力量,竟然一下子从两个人的手中挣脱出来,他猛地扑倒为首之人的后背上,眼神坚决的对着桐原理莎大吼,“快走,离开这里!!!”

    可是他本身重伤,那一瞬间的力量抵不过为首之人,为首之人突然后手肘往后一捣,正好击中了沢田纲吉的咽喉,沢田纲吉闷哼一声,可是他的手却紧紧的按住男人的脖子,目光没有移动分毫,他死死地盯着桐原理莎,“快走!!”

    愣住的另外两人看见,顿时恼羞成怒的冲了过来,将沢田纲吉粗鲁的撕了下来,沢田纲吉这次的反抗比任何时候的剧烈,另外两个人竟然抓不住他。

    “走!”沢田纲吉嘶吼道,他这个时候像是一个疯子,只是固执的一遍遍的重复同样的话。

    可是桐原理莎却只是站在原地。

    桐原理莎走过来时,神色镇定自若,可是在看到沢田纲吉挣扎着让她离开的时候,她的目光反而看起来有一点新奇和不解。

    沢田纲吉,想要保护我吗?

    为什么?

    明明。

    从来都不会选择我。

    桐原理莎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零星的画面,额头有着火焰的人,他的眼神如此坚定明亮,似乎守护在什么。

    他的背后

    永远都是别人。

    桐原理莎头痛欲裂,她的脸色十分难看。

    “谁也别想走!”为首的人站起来,愤怒的吐了口口水,擦去脸上的灰尘,来到沢田纲吉的面前,粗暴的摁着沢田纲吉的头狠狠的撞在了墙上,没多久,沢田纲吉的额头上就渗出了鲜血,沢田纲吉的目光失去了焦点,可是他的身体却在颤抖,似乎还想要挣扎。

    他脸朝向桐原理莎,嘴唇还在不停的蠕动着。

    “快走”

    桐原理莎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表情变得极为冷酷。

    “看来你还真是爱这个小子啊”老大擦了擦嘴角的血,走到了桐原理莎的面前,“如果乖乖听话,我们可以轻点揍沢田纲吉,怎么样,我还是很宽容吧”

    沢田纲吉的脸朝着这边,仍然在不死心的让她离开。

    “好。”

    桐原理莎的声音砸在了沢田纲吉的心上,让他疼的顿时泪水奔涌,眼中的光碎成了一片。

    为首之人的手伸向了桐原理莎,他的手摸着桐原理莎的头发,“真香啊平时一定十分爱护自己的头发吧。”

    接着他的脸凑到桐原理莎的耳边,深深的闻了一口,激动的说,“噢!!!还是处女吧!!!沢田纲吉那个怂货竟然没有对你下手嘛,也是像他这种废物只能看着自己女朋友被别人强奸。”

    男人故意说得很大声,沢田纲吉眼中有恨,他的棕色瞳孔似乎在一瞬间变成了橘红。

    “沢田纲吉,好好看着,我可要”

    他的话没有说完,局势突变!

    桐原理莎的膝盖突然抬起,顶上了男人的胯部,瞬间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裤裆弯下了腰,同时一拳打向了他的太阳穴,混混被打的侧过头去,在这瞬间他的脖子就被紧紧的拴住,桐原理莎的领带狠狠的勒住了混混的脖子,同时她抬起脚踹在了男人的膝窝,男人身体失去平衡,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在男人想要反抗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剪子抵住了男人的咽喉。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因为处理不太好27的感情,所以一直拖着,然后

    我以为27很没用会哭会很憎恨。

    可是写的时候发现他没有,他不会这样。大概27是一个适应性很强的人,他总是能够适应一种环境,然后保持自己的本质。

    被揍被欺辱生活很艰难也是,他被欺负了,他虽然不想要这样,但是其实内心真的特别特别在乎吗?我只是觉得他有点困扰。沢田纲吉他太强大了。

    这一章第一次哭是因为太痛了。

    第二次是突然想起在家里等他的桐原理莎,然后心理防线就有点崩塌了。

    他永远只会在重要之受伤的时候才会崛起。对于自己反而得过且过,受了什么伤害也可以原谅别人。

    我好爱27啊,好像见到他被剥夺了一切,理莎也因为他而濒临死亡的样子。

    这个时候你还能轻易的妥协去原谅那些人吗?

    突然兴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天下再无魔 新一品修真 圣王 重生乱世独尊 六道问心 史上最菜男主 九国帝师:神女妖娆 逆脉灵尊 这个魂界什么鬼 三界战纪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80章 :噩梦(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