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81章 :风起(一)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束缚住沢田纲吉的两人见状,顿时把沢田纲吉扔下想要过来。

    为首之人被桐原理莎的速度吓了一跳但是仍然没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大失颜面立马想要反抗。

    他动的一瞬间桐原理莎的手中的剪子干脆利落的刺入了皮肤鲜血流下。

    “住手!!”男人没想到桐原理莎会真的下狠手。

    走过来的两人顿时不敢移动分毫他们平时虽然无恶不作欺软怕硬,但是却没有沾过人命他们根本不敢踩这根底线。

    剪子最尖锐的地方已经插入了咽喉,只要再一用力就能划破血管,到时候就算他逃出来恐怕也没办法及时赶到医院。

    “喂,开个玩笑不需要这么过分吧”男人忍着疼痛讨好的笑道“妹子你手可稳点别哆嗦。”

    沢田纲吉趴在地上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这边眼睛中的惊愕如此明晰。

    男人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桐原理莎的手上,生怕桐原理莎的手控制不住。

    “杀的话,也不会被判刑要怎么做呢”桐原理莎十分认真,似乎真的在思索可能性。

    他这句话一落对面两人都变了脸色,任谁都看得出她年纪显然没成年,14岁以下杀人的话她根本是有恃无恐!

    “艹,你以为你是谁?”男人听到桐原理莎威胁的话,顿时神色很难看,他认为桐原理莎压根是虚张声势。

    插在脖子里的剪子,顿时开始往里扎了进去,嘶嘶的抽气声响起,男人脸色苍白。

    “我错了!”男人大喊起来,“我之后再也不对沢田纲吉下手!”

    “还是杀了比较保险,”桐原理莎冷静的说,“我不相信你。”

    “别杀我!”男人感觉到剪子竟然真的有移动的趋势,立马补充,“你杀了我一个人,难道对面的两个人你也能一次解决吗?而且杀了我之后,你将来怎么办?”

    “学校,档案,将来的工作,你难道要为了那个废物毁了自己的一生吗?”

    沢田纲吉也同样紧张,生怕桐原理莎真的杀人。

    “一次不行,就多试几次,总会有落单的时候。”桐原理莎无视男人的话,黑色的眼睛盯着他们。对面两个人顿时浑身一寒。

    他们平时游手好闲,问别人要点钱,不爽了揍人一顿,但是并不想真的为此出点血。

    “你们欺负他,不过是因为他不敢反抗。”

    沢田纲吉的眼神变化,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被霸凌的原因。可是直接被点出来,他还是觉得如此的难受。自以为的退让根本不会换来别人的停手。

    “真的逼急了,像我们这种无牵无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吗?”

    “没有家人,没有顾忌,如果连命也不要了,还会怕什么?”

    “你们呢?”桐原理莎眼神微转,“你们的父母,哦,没有的话还有奶奶不是吗?弟弟,妹妹?喜欢的人?”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三人脸色立马变了。

    “除非你们可以现在杀了我,不然就一直一直盯着你们。”

    对面两人咽了口唾沫,他们不像沢田纲吉无依无靠,曾经因为如此才敢放开手去欺负,但是如今反而成了让他们畏惧的根本。

    无牵无挂的人,如果连命的不要了,什么事情他都敢做出来,大不了一死。

    可是他们不一样,他们还想活着,就算和家里关系不是那么好,可是还是不想让他们出事。

    “在想什么,想沢田纲吉不会这么做吗?”

    沢田纲吉的目光一直都在桐原理莎身上,看着她与往日截然不同冷酷的样子,听着她说着让人恐惧的话。

    “没关系,他不能做的,我来做。”

    沢田纲吉的眸子突然一颤。

    沢田纲吉克制着自己的呜咽,哭了出来。

    “不要出现在沢田纲吉面前,否则就一起同归于尽吧。”

    桐原理莎十分干脆的拔出了剪子,带出的血花疼的男人抽搐了一下,他一只手赶紧捂住脖子,大口喘气。

    桐原理莎没有任何防备的的绕过男人,向着沢田纲吉走去。

    “你这个臭婊子”男人眼神阴鸷,看着桐原理莎毫无防备的背影,一拳挥过去。

    “理莎,小心!!”沢田纲吉顾不得伤势,向着桐原理莎跑来。

    “唔”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身体一僵,难以置信的低下头。

    “去死吧。”

    桐原理莎的眸子黑的如同深渊。

    刚才捅入脖子的剪子,现在毫不犹豫的插进了男人的胸口。

    男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胸口上的剪子,心中充满了荒诞,死亡的阴影覆盖了他。

    他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桐原理莎的剪子再次通了进来。

    “你”对方惊恐的后退。

    桐原理莎却笑着,用力的向里推送剪子,转了一圈。

    “啊!”男人惨叫一声。

    桐原理莎拔出剪子,再次的狠狠的捅入。

    眨眼间,男人的左胸就多了四五个血洞。

    男人面色惨白,容易无力的跪在了地上,胸口不停的溢出鲜血。

    另外两个人吓得浑身不敢动,同样惊恐的大叫,“你你杀了他!!!”

    桐原理莎平静的往前走,手中的剪子正在滴血。

    两个人惊恐的后退了一步,他们看着她手里的剪子,扭头就跑。

    桐原理莎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眼神绝望的男人。

    “死亡的感觉好受吗?”

    “身体一点一点的变冷,然后再也醒不过来。”

    男人的瞳孔有些涣散,他绝望而又痛苦。

    “救、我”濒临死亡的这一刻,他求生的意志如此强大,狠狠的抓住了桐原理莎的手腕。

    桐原理莎没说话,静静的看着男人挣扎的模样。

    “人的身体十分奇妙,”桐原理莎摸出他的手机,“我擦过了你的心脏,没有捅穿他。”

    男人暗淡的眼中突然爆发出了光彩,他的眼中竟然开始冒出泪水。

    “我帮你叫救护车,好好活着不好吗?”

    桐原理莎打完电话,将手机扔到了男人身上。

    “走吧,纲吉君。”桐原理莎拿起自己的书包,来到沢田纲吉面前,沢田纲吉扶着墙,眼神复杂担忧的看着桐原理莎,然后靠在了桐原理莎身上。

    两人缓缓离去,在彻底走出巷子的时候,沢田纲吉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

    沢田纲吉还没有从方才发生的事情回过神。

    “他会死吗?”沢田纲吉口齿不清,吞咽了一口唾沫。

    “不会。”桐原理莎解释道,“我没有伤害他的心脏,他只要养好伤,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沢田纲吉微微安心。

    “你很担心他?”

    “如果他死了,理莎会被抓起来吧。”

    桐原理莎笑了起来,“没关系,毕竟我未满14岁。法律会保护弱者。”

    沢田纲吉看着桐原理莎,觉得她的表情十分违和。一点嘲讽又像是一点快乐。

    沢田纲吉心乱如麻,一时没有说话。

    桐原理莎扶着沢田纲吉往医院走。

    “不去医院。”沢田纲吉突然说,他没有钱支付医疗费,而且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虽然看起来严重,可是只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筋骨,受伤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只不过这次格外严重。

    桐原理莎扶着沢田纲吉回了家,沢田纲吉坐在沙发上,感觉浑身都在痛,整个人都要散架。

    桐原理莎轻车熟路的找到医药箱,拿出绷带开始帮沢田纲吉处理伤口。

    沢田纲吉脱下上衣。

    “下身的衣服也要脱。”

    “”沢田纲吉的猪头脸看不出表情,在犹豫了一下后,也把裤子脱了下来。

    桐原理莎对沢田纲吉的四角裤不做评论,不过她显然有怀疑泽田奈奈的品味。

    沢田纲吉有些不自在,但是身体在桐原理莎的手摸上来的瞬间,顿时疼痛占据脑海,所有的腼腆尴尬消失,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桐原理莎皱起眉头,塞了一团纱布到他嘴里。

    沢田纲吉泪眼汪汪,委屈的看着桐原理莎。

    桐原理莎毫不留情,给沢田纲吉消毒。沢田纲吉的手有些肿。桐原理莎把沢田纲吉的手托起来打量,酒精擦拭洗去了血和污渍。

    沢田纲吉看着桐原理莎细心温柔的动作,心中的混乱也慢慢的沉寂下来。

    “你这双手,暂时可能没办法工作。”

    “没关系,我还可以。”他弯了弯手指,觉得自己骨头都要断掉了。

    桐原理莎没说话,在一旁安静的收拾药箱。

    沢田纲吉吹着自己的手指,看向垂眸安静不语的桐原理莎。

    “理莎你今晚”

    桐原理莎的手自然的拿起酒精瓶,“什么?”

    “谢谢你。”沢田纲吉声音低了下来,看着自己被人碾压到青紫的手指。

    桐原理莎想听到的不是这些,她知道沢田纲吉想说的也不是这些。

    “我以为你会指责我残忍。”桐原理莎声线很稳,可是他的眼神却很冷。

    沢田纲吉一怔,“我那个时候只是有些害怕。”

    惊讶看到桐原理莎截然相反的一面。

    就像你本以为自己足够了解一个人,但是却发现他和你所认为的截然不同。

    那一瞬间的失控,让沢田纲吉感到很陌生。

    桐原理莎唇角带笑,果然一切不出所料,沢田纲吉这种性格。

    桐原理莎的眼神深的可怕,嘴角微微裂出了一个略显狰狞的弧度,如同地狱来的恶魔。

    沢田纲吉这个肮脏恶心,令人作呕的臭虫。

    桐原理莎敛去脸上的表情,神色自如,她抬起头。

    沢田纲吉突然抬手拉住了桐原理莎的上衣衣摆。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桐原理莎没有回头。

    “我很笨总是无法传达自己的心意。有的时候因为太小心翼翼,所以总会把事情弄糟。”

    “”

    “被人揍的时候我想:他们一直缠着我,无法摆脱。难道生活就会一直这样下去吗?”一直这样被人拉入泥潭中,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

    然后你出现了,用一种我曾经想过却下意识回避的方法,将我拽出泥潭。

    “对不起,没有及时注意到你的感受,我没有伤害或指责你的想法。”沢田纲吉站了起来,他在桐原理莎的背后,眼神诚恳怀有歉意和关切。

    如果说自己因为这样的变故而震惊,那么理莎呢,你是因为遭遇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强大,用这种近乎危险的方式来选择守护。

    “你总是明白的比我早,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上某些冷酷的真相。”

    “理莎一直走在我前面,如果可以能不能等等我。”

    “我总是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才醒悟,甚至没有去接受黑暗的觉悟。”

    “就这么拖着,直到退无可退。”我曾经没有改变的勇气,直到逼到死角。

    一个人总会因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是理莎走了过来,她说:没关系,他不能做的,我来做。

    重担如果必须要有人承担,生活才能继续下去。那么由我来挑起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担子。

    自己披盖着善良天真的外衣,将一切黑暗不公的事情推给了别人。

    沢田纲吉觉得自己真是虚伪,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下意识的忽视自己的责任。

    “对不起,是不是我的反应伤害了你?”

    “我总是会惹你生气,理莎。”

    “我让你难过了。”

    桐原理莎虽然平静,可是沢田纲吉却直觉般的知道,理莎难过了,虽然她自己不知道。

    她从小就把情绪隐藏的极深,总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理莎一点也不可怕,我没有害怕,也没有觉得理莎做的不对。”

    他已经不是那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孩子。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他早已明白自己曾经是多么天真。曾经坚持的对错也不是那么的泾渭分明。

    桐原理莎不曾拽着他的耳朵劝说,可是社会却教会了他一切。

    理莎的行为,不是残忍,不是冷酷,也不是危险。

    “对我来说,理莎就像光一样。”

    在黑夜中守护者他,照明前方的路。

    “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

    桐原理莎转过头,伸出手摸了摸沢田纲吉的头顶,柔软蓬松的头发就像是这个人柔软的内心。桐原理莎把医药箱放在桌子上。一双眼睛盯着沢田纲吉觉悟中镶嵌着痛苦的眼睛。

    这双眼睛在看见她的时候,却只剩下了依赖,信任,和温柔。

    桐原理莎伸出手,“要抱抱吗?”

    沢田纲吉笑了起来,不是无忧无虑的微笑,而是痛苦过后沉淀下来温柔的笑容。

    沢田纲吉伸出手拥住了理莎。

    “我知道纲吉君很痛苦。”

    “只是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用一些其他的方式保护自己。”

    沢田纲吉的脸埋在桐原理莎的肩膀里,轻轻的回应,“嗯。”

    沢田纲吉曾经拒绝这种方式,但是在警察驱逐这群混混无用,自己也无法通过逃避摆脱后,他终于接受了桐原理莎所说的。

    桐原理莎的手温柔的抚摸着沢田纲吉的后脑勺。

    桐原理莎喜欢沢田纲吉这样样子。

    从纯白走出,变得更有棱角,然后用他曾经不认同的方式,去回应这个世界。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潜移默化的改变。

    直到面目全非的时候才会恍然自问:我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

    真好啊,沢田纲吉。

    桐原理莎越发温柔,当你遭遇更痛苦的事情时,你又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我已经给你做了一个示范,你会走到这条道路上来吗?

    沢田纲吉抱着桐原理莎,肚子突然发出了咕噜噜的叫声。

    他不好意思的松开手。

    桐原理莎摸了摸他的脸,走到厨房里做饭。沢田纲吉小心的穿好衣服,蹲在厨房门口看着桐原理莎的背影,感到了一种由衷的安心。虽然前路未卜,可是只要理莎在,就足以让他惊惶不安的心安静下来。

    “理莎,你怎么知道那个男人的心脏在哪里?”沢田纲吉吃完饭,终于吐出了心中的疑惑。

    “妈妈是医生。家里有不少解剖学的书。这让我十分了解人的身体结构。”

    “所以才能避过要害吗?”

    “没错。有的时候,你捅别人很多刀,但是因为没有伤到器官,按照法律来判也是轻伤,最多赔偿医药费。但是有的地方。”

    桐原理莎指了指自己的咽喉,心脏,胃部。“这些地方都很脆弱,只是轻轻一刀,就能要人命。”

    “后背也是,如果打断了脊椎,会直接瘫痪,而且后背虽然骨头很多,但是如果刀插入,也会伤到心脏。”

    沢田纲吉咽了口口水,敬仰的看着桐原理莎。

    桐原理莎笑了笑,“你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别人揍你的时候,你都避过了关键位置这算是久病成医?”

    “因为有些地方打到很痛,”沢田纲吉一脸痛苦,“所以下意识就避开了。那理莎你这是第一次?”

    “嗯,不过看来我天赋不错,没有找错位置,根据出血量来看,没有任何偏差。”

    “”沢田纲吉想吐槽,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那些人看来是不会来找麻烦了。”

    沢田纲吉不担心那个混混会报警,毕竟他本身身上也不是多干净,更对警察避之不及。而且今天理莎表现的如此残暴?他像那些混混被吓破了胆,肯定不会再来,毕竟像他们这样的人,最知道趋利避害。

    “理莎今晚,你今晚来救我的时候,考虑过后果吗?”

    “没有。”

    “”沢田纲吉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只是心里暖的让他似乎要失控。

    “很多事情没办法瞻前顾后。”桐原理莎抬起头看着他,明明是冷淡的语气,却让沢田纲吉感到如此的幸福。

    “不能放着你不管,对于我来说,救你才是最重要的。未来还是后果这些事情,都没有考虑。现在想一想,确实有些后怕。”桐原理莎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个心虚的表情,“现在手心还有些冒汗呢。”

    沢田纲吉听着理莎率性的回答,眼睛有点湿润,他把脸埋在碗底,一滴泪水落了下来。

    “谢谢。”

    谢谢你觉得我很重要。

    谢谢你没有抛弃我。

    吃完饭后,沢田纲吉和桐原理莎一起洗碗,以往沢田纲吉总会打碎盘子,但是现在他十分自然的把盘子洗干净放好,再也不见之前的可笑模样。

    “明天还去工作?”

    “嗯,明天很重要,必须要去。而且如果不去,之后的日子只能喝西北风了。”沢田纲吉开玩笑的说。

    “你可以向我借钱。”

    沢田纲吉摇了摇头,“谢谢,理莎,但是我不能一直依靠你。”

    “工作之后就不能随心所欲了。”沢田纲吉无奈的说,“生了一点小病,可不能不去工作,更不能随意缺勤。不像是在学校,可以随便请假,即使旷课的后果也不是那么严重。哪怕少工作一天,我的薪水就会少,这会影响我一个月的生活。更何况现在工作还没有稳定下来。”

    “那么开学了呢,你还去工作吗?”

    “”沢田纲吉沉默了一会儿,“到时候再说吧,目前我还没有想好。”

    桐原理莎没说话。

    成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桐原理莎比沢田纲吉明白的更深刻。哪怕沢田纲吉还但是他如今必必须用一种成人的方式来生活。

    她看着沢田纲吉凝眉困恼的样子,嘴角隐秘的弯起。

    她喜欢他被社会用粗暴残忍的方式雕刻成成熟的模样。

    因为过程一定很痛。

    就像一件玉石,被刀一笔一笔的雕刻成该有的模样。

    即使再若无其事,身上终归还是烙印上了无法抹去的痛苦和沧桑。

    终于终于,天真不在。

    第二天沢田纲吉看着自己的熊猫眼,有些头痛。这幅样子去工作,绝对会被吓到顾客。

    沢田纲吉头疼不已,桐原理莎看了一会儿,然后找出泽田奈奈的化妆品。

    “这个真的管用吗?”

    “你老实待着就好。”

    等桐原理莎化完妆,沢田纲吉才睁开眼睛,发现果然脸上的伤痕都被遮住了。

    沢田纲吉顿时高兴起来,“理莎,你的技术好棒!”

    “去工作吧,有空我会去看你。”

    沢田纲吉站在门口,看着桐原理莎离去的背影,自己也转头,踏上了自己该走的路。

    沢田纲吉没有迟到,老板没看出异常,沢田纲吉松了一口气,就一心扑到工作上,基本上是些体力活,沢田纲吉搬货的时候动作僵硬,疼的不已,不过还是咬牙挺了过去。慢慢的,也许是麻木了,他反而感觉不到痛苦。

    医院中。

    一个男人胸口帮着绷带,给一个人打电话。

    “藤中先生,我不干了,照片已经发过去了!他被折磨的够惨了,快点把钱给我打过来。”

    “发生什么了?”

    “什么都没发生,我打算拿着钱出去玩。”

    他不敢说自己被一个小姑娘吓到,还被捅了好几刀。随便编了一个借口,糊弄过去。他贪生怕死,虽然爱钱,但是毕竟还是20岁出头,不想出血,更何况这次差点挂了,让他心有余悸,再也不敢帮藤中收拾那个小子。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钱,不想因为杀人坐牢,也不想把命搭上。

    藤中挂了电话,满意的看着邮件里的照片,沢田纲吉鼻青脸肿,被鲜血盖了一脸,身体上也都是灰尘。他点击了转发,邮件顿时传送到了意大利。

    藤中摸着下巴,在黑暗中点了一根烟。

    “差不多了。”

    藤中觉得自己还算仁慈,毕竟他和沢田家光有点交情,对方要求折磨沢田纲吉,但是他也没真下狠手。

    如今觉得差不多了,心想看在往日的面子上,干脆给他一个痛快。

    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作者有话要说:藤中警官,之前奈奈妈妈死去的时候出现过的警官,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没有也没关系!记住他是个小bss就够了。

    27和理莎的关系很危险,因为一不小心,理莎的神经可能就会崩断,直接开始迫害他。黑化只需要一秒。

    翼然扔了1个地雷

    翼然扔了1个地雷谢谢宝贝的两个地雷!带你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柚可扔了1个地雷谢谢亲爱的地雷!名字可爱,嘴一个!

    科科扔了1个科科!最近都没太见到你,爱你笔芯!

    彡烟歌灬藏韵扔了1个地雷

    彡烟歌灬藏韵扔了1个地雷被如此高大上的名字震撼了!我竟然有两个字不认识,立马复制粘贴一下!

    爵士红茶扔了1个地雷

    爵士红茶扔了1个地雷

    爵士红茶扔了1个地雷

    爵士红茶扔了1个地雷

    爵士红茶扔了1个地雷

    爵士红茶扔了1个亲爱的红茶亲,最近扔雷日益凶猛,我听到了你小钱包哭泣的声音,谢谢宝贝的地雷!最近在喝百香果茶,超级棒,推荐红茶宝贝

    闲散人员扔了1个地雷这个名字,十分洒脱拇指

    吴处不能吃扔了1个地雷对不起我总是想到吴邪打滚默默亲爱的小脑瓜

    书喵扔了1个地雷

    书喵扔了1个地雷默默的揉揉喵喵屁股球,谢谢地雷!

    小黑猫是总攻扔了1个地雷  老朋友,亲爱的,我发现我们喜好相同,我在追的文底下看见你了嘻嘻嘻!还曾经一起在一座楼里留过言!

    扔了1个地雷的波浪线,每次看到你留言都嘎嘎笑了起来,谢谢地雷。

    墨瞳扔了1个地雷亲爱的黑眼睛,感谢地雷,不知道暑假作业写完了吗纯洁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盖世帝尊 皇朝第一妃 绝世邪神 绝世武魂 官方救世主 大道归流 魔域 我的宠物能穿越 原血神座 黛痕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81章 :风起(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