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285章 :风起(五)【捉虫】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如果看到这个表示购买没到50请购买或者等待72h

    从少女变成女人不过眨眼之间但是这个年纪变成女人,妩媚和天真并存,反而格外的吸引人。;

    诺西卡的面色很平静她一步一步来到科尔温的马前欠了欠身,科尔温从马上一跃而下。

    “科尔温大人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科尔温微微一笑。

    “我先回来替他拿件衣服,科尔温大人,他马上就过来。”

    “辛苦了。”科尔温也不知道说什么,拿了一件自己的衣物,递给了诺西卡。

    科尔温靠在马匹的身上,眉眼淡然的仰望着晴朗的天空,朵朵白云被风吹出奇异的形状,在科尔温的命令下士兵们席地而坐正在吃着食物。

    也许是不小心被阳光刺到了眼睛,她觉得自己的眼珠有些酸涩,无意间向着远处瞥了一眼目光立马被徐徐走来的人吸引。

    浅绿色的长发,干净白皙的皮肤那双眼睛真的是十分的干净,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干净这个形容词。如果说吉尔伽美什的美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锋利之感,那么看到这个人唯一的感觉就是空灵,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美的仅仅是看到便会觉得羞愧的无法直视,只因为自己真的是太过于脏污,好似看一眼都会玷污一样。

    如山,如水,如大自然最原始绮丽的风景。

    自然之子,不过如此。

    而科尔温也真正的明白,何为以玉为骨,以月为神。

    那人跟在诺西卡的身后,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在看到科尔温的时候,眼睛一亮,立马向着科尔温跑了过来。他的脚步轻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科尔温面前,科尔温却在他看过来的时候别开目光。

    那种感觉像是自己所有的龌龊心思都会被他看在眼里的感觉,让她有些不适。如同她直视孩童的双眼,她总是会在碰触到后率先别开目光。

    “你便是吉尔伽美什吗?”恩奇都站在科尔温面前,看着科尔温好奇兴奋的说道。

    “……”科尔温显示被那好听清脆的声音吸引,之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不,我是吉尔伽美迪

    “不是,”科尔温微微的勾了勾嘴角,让自己的面部不那么僵硬,“我是王的仆人,王一定在王城等您。”科尔温语气十分恭敬。

    “……你真的不是吉尔伽美什吗?”恩奇都在听到科尔温的否认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像是为了进一步确认一样,“你给我的感觉……就是吉尔伽美什。”

    科尔温神色一凛,脑中转的飞快,眼中的光芒被刘海遮挡,“……也许是因为我经常在王的身边,所以和王有些像,不过那也只是万分之一而已。”

    “……是吗,”恩奇都也许是看出了科尔温的犹豫,没有多问,他眨了眨眼睛,张口道,“你会带我去找他对吗?”

    “是的。”

    科尔温拿不准恩奇都是否猜测出了什么,毕竟可以得到桀骜的吉尔伽美什所认同的唯一的朋友,无论是心智还是力量都不可小觑。

    一路上科尔温心事重重,面上虽然轻松,但是心下却并不如面上放松。

    诺西卡疲惫的在车上浅睡,偶尔醒来会望一眼在前方骑马行进的科尔温,确定在视线之内才安心的睡去。

    恩奇都骑马走在科尔温身侧,兴致勃勃的打量着周围,那张清水出芙蓉一般的脸上有着最纯粹的喜悦,科尔温慢慢的而被他的喜悦吸引,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

    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时候如若真的被发现,再想解决方法吧。

    恩奇都身上有一种让人放松亲近的气质。他在看到周围的景色后,总是会主动向科尔温搭话,科尔温一一应答,慢慢放下了那些烦心事。恩奇都对科尔温表现的十分友好亲切,这让科尔温有些受宠若惊,随即想到她这是沾了吉尔伽美什的光,也慢慢的淡定下来,应答如流的为他解惑。

    “要吃吗?”科尔温从树上摘了几个果子,擦了擦递给恩奇都。

    “谢谢。”恩奇都坐在地上,结果科尔温递过来的果子,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科尔温面皮一热,咳嗽两声做到了一旁。

    和恩奇都在一起,十分的放松,感觉被那人的眼睛看到,就会觉得十分的温暖,感觉世界很美好,好像花都老美老美的。

    也难怪吉尔伽美什会臣服在恩奇都的裤腿之下,现在倒不是不能了解。

    因为她也曾经有着如此一位挚友,不过沧海桑田,虽然没有她,不知道她是否过得还好。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所以她对着她说:“我们不在一个学校,你在外多交些朋友,不要自己一个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也没人帮。”

    那人扎着马尾,弯曲的深褐色长发披散在身后,蓝色的裙子包裹着身体,“噢,好的。”

    “……但是我必须是最重要的,听到没有,你的新朋友都不能有我重要!”她盯着自己的脚趾很长时间,然后抬头恶狠狠威胁的说道,脸皮有些红,眼底还有些忐忑。

    “恩恩,当然,我也是。”

    “嘿嘿,”她心满意足憨笑,然后一副得瑟的样子,“你在外面照顾好自己,还有要想我。”安迪的眼底有些湿润,颇为委屈的说了一句。

    她兴冲冲的回到家,啪一声把书包扔在床上,书包可怜的翻了个跟头,东倒西歪的陷在床中央。安迪手脚利落的蹲到凳子上,摇头晃脑,**脚丫的脚趾不规则的乱动着。打开台灯后,她抽出一张纸片,拿起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每一笔每一画都十分认真,她嘴角带笑偶尔还会嘿嘿几声:良子,迪子。良子,迪子。

    然后看着纸片傻笑。

    科尔温眼底浮起淡淡的水光,整个眼睛都像是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水膜,脸上柔和,很温柔很温柔,眼睛脆弱而沾染着哭意。

    如果是她的话……

    只有她不行。

    她就我一个最好的朋友,没了我怎么办,她那么笨,那么呆,没有我肯定会被别人欺负的,别欺负她。

    她……她的话……呜……如果是她的话……希望她可以……找到……另一个人……幸福的活下去。

    虽然……她不会记得我。

    如果是她的话,希望……她可以过得好一些。

    “这个给你。”突然到眼前的是一朵小小的黄色花朵,“别难过了。”

    “!!!”科尔温一愣,然后诧异的抬起头,发现浅绿色头发的人,眉眼温和的看着她。他手中拿着一朵花,微风扬起他浅绿色的发,整个人都像是会融入自然中一样。

    “怎么会不开心,不过还是谢谢你。”科尔温吭哧笑了出来,像是接受不了恩奇都的态度一样,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一根微凉的手指突然戳在了她眼角,科尔温一愣,看向没有动的恩奇都,“你哭了。”

    恩奇都白皙纤细的手指上有着一滴圆形的水珠,科尔温一愣,然后沉默下来半晌没有说话。

    恩奇都也不逼迫,很安静的坐在科尔温对面,没一会儿一个花环就在他手见成形,“给。”恩奇都给科尔温戴在头上,并给她整理了下金黄色的发丝,而且还颇为享受科尔温发丝的滑顺,忍不住又摸了摸。

    “……”科尔温有一种被顺毛的感觉。

    “科尔温,你是我的朋友。”恩奇都眉眼认真的看着科尔温,科尔温到是因为他的话微微一愣。

    “不……我并不值得成为你的朋友,我……”

    “你是一个好人。”恩奇都打断科尔温的话,“感觉是这样没错。”

    “虽然说,我们并没有相处多久,但是科尔温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不仅十分的照顾我,而且对你的士兵也十分的宽容。”恩奇都徐徐说道,他虽然有了神智不久,但是几天下来他却一直在观察。

    “你看起来虽然漠不关心,但是却总是将所有的事情做到最好,你注意到了诺西卡的疲惫,注意到了士兵的身体状况,甚至我问的许多简单问题都耐心的解答。”

    科尔温轻轻一笑,显然不以为然,“不,你想多了,倘若你真的理解我,接近我,便不会这么觉得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隐含在心底深处的阴暗,以及刻在骨子里的偏激,而它们却只会伤害亲近的人,这让她十分的痛苦。

    “我知道。”恩奇都闻言微笑,神色未变,“但是正是因为你一直在压制着,才显得更加的善良不是吗?”

    恩奇都看向安营扎寨的士兵们,“他们也是人类,没有人可以绝对的干净,但是难能可贵的是,你知道理解,并且一直压抑着自己的阴暗。”

    他不是没有注意到科尔温偶尔阴郁的眸子,但是那抹郁色却最终会被她压下。

    因为挣扎,所以方显珍贵。

    科尔温显然并不认为这样,所以她脸上的表情变得轻微的有些冷淡,“是吗。”她起身,没有说话。

    恩奇都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恼。

    他只是希望,有一天,她可以明白。因为人类最终会因为世事变得平和。

    人类是很有趣的一种生物。

    软弱而坚强,善良而充满恶意,阴暗却追求着光明,依靠着彼此交换着温暖。

    永远无法抹去良知。

    恩奇都狡黠一笑,眼中净是洞悉一切的纯澈。自然之子单纯若稚子,他不是人类,所以旁观反而看的更加清楚,不过他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科尔温自从那次和恩奇都交流后,便保持着疏离的态度。

    人无法理解另一个人,安迪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她只是想保持着自己的一方天地。对于恩奇都,她只是下意识的不想接近罢了,也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是她现在一个人很好。

    科尔温看着不远处的王城,回头对着恩奇都说道:“我们马上就到了。”

    恩奇都闻言对着科尔温微笑,“我自己走吧,我知道他在哪里。”

    科尔温下马,将缰绳交给跟在她身后的一位士兵。然后跟在恩奇都身后,一步一步的向着王城的中央走去。

    恩奇都第一次到乌鲁克,他并不熟悉,但是他却有种感觉,他注定会遇到那个叫做吉尔伽美什的人。

    他凭着感觉,穿过街道,看到周围被繁重的徭役折磨的瘦骨嶙峋的百姓,看到嗷嗷待哺的孩子在死去的母亲旁哭泣的惨象,看到人们争抢食物产生的斗殴。所有的一切都刻印在了恩奇都那双干净的眼中,他不语,只是顺着感觉慢慢的接近一个地方。

    偌大的广场,人迹罕至,骄阳火辣辣的,让人无法直视它刺眼的光芒。

    坐在台阶之上的是一个金色的人。

    他一头张扬的金色短发,一身金色的铠甲,随意而坐,手搭在膝盖上,浑身上下散发着独一无二的狂傲之气。在看到恩奇都的那一刻,猩红的眼中骤然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光芒,像是期待已久的模样。

    而恩奇都也在看到那人的那一刻停住了脚步,柔和的面庞第一次变得锐利起来,衣袍无风自动,身上的气势顿时变得惊人。

    两人身上都爆发出了惊天的战意,吉尔伽美什仰天长笑,笑声震耳,科尔温震惊抬头,她从未见过吉尔伽美什如此开怀的一面。而身前的人也像是出窍的利剑,刹那间锋芒四射,与吉尔伽美什相比,竟然不分上下。

    科尔温突然抬头,然后急速的后退,在她刚刚离开广场,两人站立的中央便发出滔天巨响,顿时飞沙走石,被飓风扬起的尘土模糊了人的视线。

    科尔温险而又险的逃离开了战斗的中心,防止被波及到。广场周围的地面裂开数条巨大的缝隙,深不见底。巨大的轰鸣声不停的从广场传来,周围的百姓都是一脸恐惧,有的打好包袱,想要避难有的当场跪倒在地,向着众神祈祷,呢喃中,满脸惊恐。妇女一边流泪,一边安慰着嚎啕大哭的婴儿,脸上是浓浓的畏惧和灰暗的绝望。

    科尔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她第一次见识到吉尔伽美什力量全开的样子。

    绝对的力量,会让人产生臣服之心。

    科尔温心中油然而生了一股豪气,她躲开不时落下的巨石,跳到了离得最近的一棵树上,围观了这场惊天动地的战争。她的眼中闪动着光亮,她心中激情澎湃,人类的极限,人类的力量,所有的一切带来的震撼都深深的刻在了科尔温的心底。

    而在不就的将来,必定会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两人的战斗进行了三天三夜,而科尔温则不吃不喝的整整看完了全场。科尔温的眼睛此时流光溢彩,两人的战争拓宽了她的思维,让她察觉到了以以前不曾发现的事情。

    这三天,乌鲁克的人民过得并不好,整天惶惶度日,唯恐发生什么灾难。

    随着日升日落,科尔温敏锐发现,广场上的声音渐渐的变小,最后直至消失。

    偶尔会传来交谈的声音和吉尔伽美什的笑声,那声音十分的愉悦,十分的放松,即使是科尔温听到,也忍不住一怔,因为那笑声的喜悦是如此的溢于言表。

    科尔温站在广场外面,等了很久,吉尔伽美什才和恩奇都并肩走出。

    在两人出现后,科尔温便单膝跪地:“王,所有的衣物及洗漱物品都已经准备完毕。”

    吉尔伽美什闻言哈哈一笑,扭头对着恩奇都说道:“恩奇都,我的挚友啊,我们先去洗澡换身衣服,然后继续我们的话题,我必定要和你聊上三天三夜。”

    “好。”比起吉尔伽美什显而易见的高兴,恩奇都则还是那副淡淡的样子,不过眼中的喜悦还是十分明显的。

    显然力量相近,彼此佩服的人,都一见如故,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科尔温跟在两人身后,虽然三天三夜未曾休息,但是她此时却觉得很轻松,整个人十分精神。

    吉尔伽美什没有称本王,而是“我”。

    科尔温觉得,吉尔伽美什整个人,在遇见恩奇都后,活了过来。他的眼中有了些什么东西,不再是不详的暗红,而是多了一些其他的什么东西,一些温暖而坚硬的东西。

    得一知己,夫复何求。

    吉尔伽美什终究是一个人类。

    他是王,他高高在上,他蔑视一切不入眼的生物。

    恩奇都的出现,却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因为是人,所以终究会孤独。

    也许只有恩奇都,才能让吉尔伽美什摆脱这份身为王者,身为神之子的孤独。

    科尔温走在两人身后,她看得见两人脸上珍视的表情,也看得见两人侧头交谈时眼底真诚的愉悦和喜意。这个时候,科尔温才觉得,吉尔伽美什,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抛开那层高高在上的傲慢,抛开那层黄金珠宝的饰品,抛开那高贵血统的王者身份。

    吉尔伽美什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情感丰富的人类。

    会笑,会怒,会开玩笑,有自己的爱好,如此真实,如此鲜明的,活生生的人。

    也许他是万人敬仰的暴君,也许他是人类史书上记录的最古之王,也许他有惊人的天赋和才智,但是……他也是众多人类中的一个人……

    会有自己的闪光点,也会有自己的阴暗面。

    科尔温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安静的看着两人时而微笑时而皱眉的脸,轻轻的合上了眼睛。

    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在他面前放下所有的防备。

    一生独一无二的,挚友。

    恩奇都的到来,掀揭开了乌鲁克崭新的篇章。

    在与恩奇都的接触中,吉尔伽美什收敛了自己的暴虐放荡,实行廉政,渐渐的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王。

    众人怕之怒之的暴君吉尔伽美什,更改法令,减少赋税,带兵亲征驱除来犯之人。百姓过上安乐富足的生活。

    众神站在苍穹之上,俯视着乌鲁克繁荣的景象,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安迪日记十三页:

    ……我虔诚的祈祷,希望你可以过得幸福,我唯一的挚友。

    只有你,我愿意折断我所有的爪牙,愿意放下所有的尊严,只是希望着,你可以幸福。

    你不会记得我,你的生活不会有我,但是……只有你,穿过所有的阴暗与自私,我祈祷着,可以让你幸福。哪怕,并不是我陪在你身边。

    看到吉尔伽美什单纯的表情,突然似有所感,也许先入为主的印象过于深刻,道听途说的话语太过繁多,才让我忽略了最真实的一面。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

    吉尔伽美什,是一个鲜活的人。

    如此而已。

    “我现在已经把那个入侵物种杀了,你现在代替她,然后让泽田纲吉把你吞噬掉听到没有?”银发神祗的声音在安迪的脑海里响起。

    “……吞噬掉?”安迪显然没有听明白神的话,疑惑开口。

    “啊,那个物种穿越到了泽田奈奈的身体里,成为了泽田纲吉的双胞,但是她想要吞噬掉泽田纲吉抹杀他的存在,从而自己代替他来嫖其他人的。”神的声音带了丝厌恶,“这种不自量力的生物真是令人厌恶啊,我已经把她的意识给抹杀了,你进去她身体里面,然后让泽田纲吉吞噬掉你,如果你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的话下场和她一样。”银发神祗说道最后的生后声音骤然变冷,威胁的声音敲击着安迪的耳膜。

    安迪在空中看着泽田奈奈身体里的两个孩子,其中一个非常强健,另一个被挤到了一遍,长得小小一团,呼吸微弱,几乎要死去的样子,而那个虚弱的孩子是泽田纲吉。

    “……那还有其他任务吗?”

    “任务……烦死了,有的话再通知你,总之不要让这个世界的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安迪进入泽田奈奈的身体里,她可以清楚的感受透过羊水传来的温暖和一下一下虽然虚弱却拼命的跳动着的心脏。

    那一下一下微弱却规律的跳动,突然让安迪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胎儿的身体十分的脆弱,连眼睛都无法张开。她只能独自咀嚼着心中所有的晦涩与感动。

    她试探的用手碰触了下他,传来的温暖瞬间让她有种安心的感觉。她慢慢的附过去,用还未发育完全的手包裹住她的兄弟泽田纲吉。她封闭了自己接受营养的渠道,将所有的营养都推送到了泽田纲吉那边去。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泽田纲吉发生的改变。

    过了几个月,她已经虚弱的连环抱他的力气都没有,她知道已经到时候了,她将自己的生命一同融入了泽田纲吉的身体里。

    还没有自我意识的胎儿努力的吸取着周围的营养,殊不知,他正在一点点的剥夺蚕食着另一条生命,像一个永远填不满的孩子,贪婪的向着自己的半身索取着营养。

    安迪感受到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流逝,说不害怕是假的,那种无力的感觉,让她心里有些恐慌。身体里的生命力的抽走,都会让她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会晕过去。但她还是固执的用未成形的双臂环着泽田纲吉,将自己作为祭品,换来泽田纲吉的诞生。

    等安迪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一个白茫茫的空间里,她缩水成了个小婴儿的样子,白嫩嫩的手掌,周围什么都没有。

    “噢噢,奈奈,是个可爱的男孩呢!哈哈哈哈,奈奈辛苦了”

    “……亲爱的,给儿子取个名字吧。”虚弱的女声,但是却难以忽视里面充满的喜悦。

    “……纲吉,就叫纲吉。”

    紧接着就听到了婴儿啼哭的声音,响亮而充满了活力。安迪微笑,然后看着在苍茫的空间里,淡淡的浮现出了一个白白的小团子。

    那是泽田纲吉,这里是泽田纲吉的意识空间。

    她被他吞噬,存在于泽田纲吉的意识空间里。

    安迪看了看自己白皙的小手,空间里面没有镜子,她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是她想她和泽田纲吉应该是长得很像,不,也许是完全一样才对。她费力的移动着自己的身体,爬向了那个哭泣的小孩,用和他一样无力的手抓住他,然后像在泽田奈奈的肚子里面一样,用那个姿势,环住他的身体。泽田纲吉刚出生,完全睁不开眼睛,但是因为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哭声渐渐小了起来。

    “啊,老公,阿纲的哭声小了呢,真不愧是爸爸”

    “哈哈哈哈……”

    外界的声音渐渐的变得模糊,安迪有些疲惫,但她还是固执的抱着泽田纲吉,用还没有发育好的嗓子咕哝着:“阿纲,你要对我好一些。”声音十分的模糊,完全听不清说的什么。

    我只有你了。安迪迷蒙的想着,随即和阿纲一样陷入了睡眠。

    你一定要对我好一些,不然我会很难过的,我不希望有这么一天。

    泽田夫妇对于他们的宝贝儿子纲吉同学经常性的坐在地上自己发呆什么的表示很担心,一直在想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得了什么抑郁症或者孤僻症。带着去医院看,医生却说很正常,很多小孩子刚刚接触新事物确实需要一段时间。

    泽田爸爸一直在很努力的教导自己的宝贝儿子走路,但是泽田纲吉走几步就会摔倒,每次泽田爸爸都小心翼翼的陪在他身边,泽田纲吉每天明媚着一张小脸,乐呵呵的笑着,泽田爸爸看到都会感觉瞬间被治愈到了,他用自己胡子拉碴的脸蹭泽田纲吉白嫩嫩的小脸蛋,搞得泽田纲吉嗷嗷大哭,鼻涕眼泪淌满脸。

    内里安迪也在不停的调教着泽田纲吉,教他走路,教他说话,显然小孩子对与自己同岁的伙伴兴趣大一些,所以泽田纲吉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喜欢呆在意识空间里。外面泽田家刚不停的教泽田纲吉发“爸爸”这个称呼,而安迪也在里空间锲而不舍的教导着阿纲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危险暂时告一段落。

    沢田纲吉和桐原理莎要好好养精蓄锐,等待下一波了。

    恭喜沢田纲吉即将走入崩坏啪啪啪鼓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技能生成器 入我神籍 战神,你家萌狐要反天了 打死那个地球人 境界切换录 贫道了春 风卷长天 影视世界里的魔法师 金凤仙山有点土 源界修天记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285章 :风起(五)【捉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