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安迪

第三十九章 :你好阿吉

类别:魔幻玄幻 作者:凹凸蔓 书名:[综漫]安迪

    泽田纲吉看了看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不知怎么,今天格外的心浮气躁。他所幸换下了自己的西服,穿上休闲装,和自己的秘书打了个招呼后,就离开了彭哥列总部。

    他现在不如之前,可以随意的逛街,正式继承了彭格列后,他的身份总会给他带来一系列困扰。九代目去了法国一个偏远的小镇安度晚年,彭格列暗杀部队依旧我行我素,但是在彭格列陷入危机的时候,却会第一时间冒出来。

    泽田纲吉笑盈盈的走在路上,觉得傲娇这词贴在xanxus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愉悦。他捡着偏远的路走,不知不觉来到了海边。

    在彭格列的重压下,他偶尔也会出来放松一下,没有当初的忐忑和逃避,如今他早已知道如何担好肩上的重任。不过,还是想要偶尔松一口气啊!

    泽田纲吉对着天空伸了个懒腰,他有预感今天会遇见不同寻常的事。

    海边的鸽子振翅而飞,他走到路边摊点了一个混合味的冰激凌,突然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目光如炬的转头,入目的画面却让他微微的错愕。

    他在转头的时候,那人恰好收回了目光。泽田纲吉眯着眼,两人隔着几米之远。

    入目的是及肩长发,这么浓郁的黑色在意大利很少见。他的友人也有着少数不多的黑发,好像只有最纯粹的东方人才会有如此纯正的黑。十分惹眼的是穿在她身上的红色裙子,衬得她肌肤如雪。显而易见的,那身裙子价值不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不菲,而是真正的,价值连城。

    被里包恩逼着提高艺术鉴赏水平后,泽田纲吉一眼便看出了这件裙子背后的价值。料子是难得一见的上好面料,然而最出彩的确实衣服的精工裁剪,除此之外,配色还有独到的设计都近乎完美。

    泽田纲吉想意大利哪个上层家族中有这么一位小姐。

    他的目光顺势而上,恰好那人停下步子,侧过脸来低头看着她身边的小女孩。

    泽田纲吉的神情一震,褐色的瞳孔闪过错愕的神色。

    她的侧脸很白,鸦羽般的睫毛垂着,微微颤抖,侧脸的线条柔和而温暖,眼中有着点点的光亮,应该是有光的吧,不然一双眼睛怎么可能会如此黑亮。

    他听见自己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感情,酸涩而痛楚,掺杂着难以言喻的愧疚。他看着那个少女走远,心里再次响起了那个在他睡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声音。

    如果,如果能够见到……拜托了,一定要……

    还未等他反应,就迈开步子追了过去,听到老板的叫声,他头也没回,抓着甜筒就继续朝着她的方向跑了过去。这里的巷子错综复杂,没追多久就失去了踪影。泽田纲吉的脚步慢了下来,有些颓然,无奈的靠在墙上。

    他走的太急,结果抓甜筒的时候只抓到了甜筒的上半部分,现在有心情了,低头一看,发现满手的化掉的冰激凌,巧克力色在手上有些恶心。

    他苦哈哈的笑,果然一着急,废柴属性还是会暴露出来。无论是被彭格列的人知道自己吃冰激凌,还是像个傻瓜一样抓着半截冰激凌到处跑,好像都不太好。就在他无奈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清淡的哨声。穿过行人的欢笑声,穿过海水的撞击声,穿过阴沉烦闷的天气,突兀的响起在泽田纲吉的耳朵。

    不对,不是哨声。泽田纲吉抬起眉眼,他闭上眼睛辨别着声音的来源,脚自然而然的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再走几步就出了巷子,远处便是大海,另一侧是白色的海边房。他停下脚步,在那人的视觉死角看着那个17、8岁的女孩,心中原本叫嚣着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变成了窃窃私语。

    少女和女孩坐在秋千上,白色的秋千,藤条做的绳子。少女眼角带着安静的微笑,双手拿着一片嫩绿色的叶子,吹奏出欢愉而不聒噪的曲子。

    泽田纲吉参加过许多晚会,听过小提琴的独奏,听过著名合唱队的歌声,听过钢琴,听过萨克斯,听过很多知名乐者的演奏,但是都没有眼前的这种音乐,给他一种从心底深处传来的宁静感。

    这个曲子出乎意料的清爽而安静,最不同的是里面蕴藏的感情。

    一种寂寞而带着忧伤,但是却夹杂着清淡无目的的欢愉……泽田纲吉嘴角露出了若有若无的微笑。

    还有……祝福。

    没错,祝福。

    是在祝福谁呢?还是只是因为心情好而吹出了希望保佑某个人的曲子?

    调子里虔诚的,几乎是祈祷一样的心情,是为了她重要的人吗?

    泽田纲吉静静的看着少女的侧脸,很是仔细的推测着。他总觉得这个少女给他一种熟悉感,他不可能见过东方特色如此浓郁的少女并在几天之后忘记,而他也不觉得自里包恩收集的资料,会遗漏这么一位气质不同,家底过于殷实的人。

    难道是某位黑手党包养的情妇?这个想法刚出现就被泽田纲吉否决,他有些不喜欢这个猜测,黑手党有包养妙龄少女做自己禁|脔的人,其中肮脏龌龊的事情,泽田纲吉知之甚多,但是他却怎么也不希望,眼前的这个人被某个人圈在一隅或者是躺在一个老男人的身下被迫承|欢。

    22岁的泽田纲吉双手插在口袋里,静静的看着几步之遥的安迪,他最后扔掉所有的猜测,闭上眼睛静静的听着安迪吹出的曲子。

    当音乐停了后,他过了良久才睁开眼睛,泽田纲吉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捏了捏自己的脖子,满足的喟叹:“啊,简直比睡一觉还舒服啊。”他不仅有些羡慕起曲子中祝福的人来。

    想必,那一定是极为重要的人吧,不然……曲子不会这么温柔。

    泽田纲吉觉得被祝福的那个人一定很幸福,毕竟任何一份纯粹而无杂质的爱护的心情,都值得让人艳羡。

    他看到安迪微微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东西,然后便准备离开。泽田纲吉立即向前一步,叫住了想要离开的人。

    其实叫住安迪的时候,他就有点为自己的唐突而略感懊恼,毕竟不认识的人,这样叫住,也没实在什么话好说,但是出于习惯,他还是下意识的挂上微笑,毕竟自己的好友也多次说过,对他这种宛如大空一样包容的微笑最没辙。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轻轻叹息,现在都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并果断的利用达到一定目的,还真是……成熟的大人啊。

    “你的曲子很好听,请问是你自己想到的吗?没想到用叶子可以吹出这么美妙的曲子。”泽田纲吉浅笑盈盈。

    海水彼此撞击,发出哗哗的声音,在这背景音乐下,此时显得格外的安静。对面的少女像是吓了一大跳,她的眼睛瞪大,深褐色的瞳孔微微的放大。原本阴郁密布的天空,突然刺破了一道口子,日光刺穿了厚重的云层,一束一束的照射下来。日光向周围扩散而出,带着势不可挡的光明,洒落在屋顶上,带来金黄的颜色。

    从最中央的地方,云层最厚的地方,挣脱出了一束又一束的日光。

    那宛如上帝之光的金黄下,乌云簇拥的中央,像是有一座城。一束光线射下,打在安迪的身上,空气中细小的尘埃浮动。那束光线过于纤细,安迪的小半张脸沐浴在阳光中,另一半脸,却藏在黑暗中。

    安迪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从光可以照射到的地方退出,回到了黑暗中。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动作让泽田纲吉骤然心脏猛跳了一下,这感觉有些心惊肉跳,带着一种惊人的熟悉感。

    没错,就是这样从光明回归到了黑暗中。

    泽田纲吉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但是这微小的动作却被安迪察觉到,立马后退了一步,她像是感受到了入侵者,背靠着墙,死死地盯着泽田纲吉。她手臂上有一个很宽的红色手链,和红色的裙子相得益彰,上面红色的钻石美丽而妖冶。她整个人像是一只红色的蝴蝶一样贴在墙上,小心翼翼的煽动着自己的翅膀,一有危险,便立马振翅而飞。

    过了半晌,安迪才像是感觉到这样行为的不妥,她缓缓的站好,垂下睫毛。漆黑的睫毛轻轻的颤抖。泽田纲吉低头看着安迪,心中也有些怀疑自己刚才突然出现的情绪。

    安迪面无表情,但是脸色却有种脆弱的苍白,那身红色的裙子被风吹起,显得她十分的瘦弱。她微微的眯着眼睛,褐色的瞳孔颤抖了一下,便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状态。

    她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砰的跳,不是那种剧烈而飞速的跳动,而是一种沉重而缓慢的心跳声。

    咚。咚。咚。

    咚。咚。咚——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安迪。

    我很坚强,我无坚不摧。

    他是泽田纲吉,而我是……安迪。

    安迪吐息,然后轻轻的吸气,脸上露出了一个浅淡的微笑,不深,却足够礼貌客气。

    在没有你的时候,我过的……很好。安迪脸上的微笑微微加深。

    “谢谢,家里的人教的,平时用来消遣而已。”安迪轻轻的摇头,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

    十年后的泽田纲吉很好看,时间沉淀了他的温润,带走了他的稚气,把他打磨的光华而闪亮,如同暖玉。

    家里教的雕虫小技只为了解闷,但是现在想想当时教导的场景,还是从心里溢出以一种绵长的思念和甜蜜。这种感情柔和了安迪的眼角,让原本清冷的面孔多了一丝生气。

    看来想到了让人开心的地方,泽田纲吉观察着安迪表情细微的变化,在心里想到。

    “是吗,我到是没见过这种方式……啊,抱歉,这么突然的出声,你的音乐很好听,让我觉得很放松,很长时间没有感到这么舒服过了。”泽田纲吉有些懊恼的说道,脸上的愧疚显而易见。

    安迪的眼睛圆了几分,她缓了下心跳,慢慢的开口,“工作很累吗?”她其实在控制自己的语气,但是担心的意味却还是露出了几分,“别太辛苦了,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

    泽田纲吉看着安迪眼底的担忧和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心疼,心里流过一种奇异的感觉。

    她认识他?泽田纲吉暗暗想到,褐色的瞳孔流过一丝深思。

    “谢谢,我会的。”泽田纲吉语气一转,“我叫泽田吉,请问你是……”他轻轻问道。

    安迪听到泽田纲吉的名字后,脸上发生了很轻微的变化,像是有点笑意,又像是有点难过,有一点点悲哀的感觉。

    “很特别的名字,我叫……安迪。”安迪仰着脸,阴沉的天气下,她的脸白的不像话,那双沉寂的褐色瞳孔像是浸泡在溪水中。她的声音温柔而清淡,“安迪。”

    “你是中国人吗?”泽田纲吉暗暗吃惊,他总觉得方才那瞬间,她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他,她知道他的一切。这让他产生了一丝轻微的狼狈。23岁的大男人总不该对一个17、8岁的小姑娘胆怯吧,泽田纲吉又鼓起勇气。

    “是,你可以直接叫我安迪,安,都可以。”

    “你可以叫我泽田。”其实泽田纲吉本来想说,叫阿吉也可以,但是看到对方那瞬间带着凉意瞳子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觉得,不这么说比较好。他的超直感一直很准。总觉得说出来的话,两人的谈话,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恩,我知道了。”安迪点头应道。

    随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中,安迪静静的等了会儿,觉得无话可说便想要结束这略显尴尬而毫无内容的谈话,她用手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头发,刚想要开口就听到泽田纲吉说:“你接下来要去那边的教会吗?”

    “……是,你怎么知道?”安迪依旧是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但是这笑意却未达眼底,她说话之后不怎么看泽田纲吉,但是偶尔目光飘过他的脸的时候,眼神却很深,像是想要仔细的把他的脸刻在脑子里一样。

    果然发色很好看,也很整齐,打理的很认真。五官少了青涩,多了一份阅历和沧桑,但是还是很好看,气质也很温润。

    我就知道,泽田纲吉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很有魅力。

    泽田纲吉对安迪复杂的眼神好奇,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思维,“看到你的目光总是往那个方向看,正好一起如何,我对你的曲子很感兴趣,不知道能不能一起去?”泽田纲吉笑着问道。

    “……好。”安迪也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无论是想要和他多呆一会儿,还是安慰自己,只是想坦诚的面对一切不再逃避,她沉默了几秒,就轻轻颔首说了答案。泽田纲吉伸手接过了安迪手中的纸袋,很有绅士风度的对着安迪微笑。

    她对泽田纲吉的笑容没有抵抗力。

    ------

    白兰挥手告别入江正一,立马跑回了家。他兴冲冲的拉着行李箱,里面放着从法国带回的特色零食。他想到安迪高兴的眼睛发亮的模样就情不自禁的眯起眼笑了起来。

    他推开门,兴冲冲的找了每间房后,才兴致缺缺的一脚踹倒箱子,然后窝进沙发。

    “什么呀,原来小安不在家吗……”白兰挠乱了一头银发,旁边的二哈用鄙视的蓝眼睛瞪了一眼白兰,立马便被白兰住着尾巴拉了过来。

    嗷呜嗷呜——

    二哈立马发出求救的呼声,但是想到家里真正的主人不在家后,丧气的垂下头。

    白兰捏了捏二哈的脖颈,然后眼睛一亮,“既然小安不在家,就只能让我这个负责任的一家之主去找她了,乖,好好带路哦~”

    这个时候,白兰还不知道,他的女孩,正和她最无法释怀的人在一起。

    安迪日记七十一页:

    三十日

    你好,泽田吉。

    作者有话要说:…………………………拉肚子嗷呜!

    前几天123言情抽搐,点击量突增!结果昨天恢复正常了……顿时觉得遭遇了人道毁灭otl!

    你们猜猜,一直好脾气的的白兰,看见安迪和泽田纲吉在一起会是神马反应?

    反正我当初写的时候,可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浑身颤抖,一个字,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末世女配游历记 至尊兽皇,榻上撩! 神魂大陆成神记 贫道了春 异界探花系统 逆天乱 超凡无双 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双龙异世游 帝君献
热门推荐:声优界“大神”[综] 末日宗师 安息日 无敌升级王 五行天 永恒之心 [美娱]非典型好莱坞生活 侯府商女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山海经妖怪食用指南

如果您喜欢,请把《[综漫]安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综漫]安迪第三十九章 :你好阿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综漫]安迪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