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最强法王

第964章 不跟疯子打交道

类别:恐怖推理 作者:王大猫 书名:网游之最强法王

    狄飞惊今天没啥事,正陪着段誉和雪见两人在恶人谷中游玩,昨天湮灭做东,他们四人去了一趟副本,恶人谷的副本自然就是绝代双骄了,而在副本中,湮灭倒是对段誉的实力有几分刮目相看,不过在看到狄飞惊的时候就笑了,而狄飞惊自己倒是一点都不尴尬,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技术到底属于哪个级别当中。

    今天出来玩而不是去做正事,在于狄飞惊瞧出了段誉心里的那点东西,所以也就借着这个机会陪着朋友出来好生的聊一聊,而雪见自然也是不能怠慢的。

    恶人谷表面上看去的确非常的豪华,除了物价一眼就能让人望而生怯外,其他的各方面都不是凌霄城可比的,而当狄飞惊三人穿梭于大街小巷的时候,听着雪见不时的点评,段誉这些日子以来那种脸上的阴郁也逐渐的化开了一些,但仍旧是不苟言笑的样子。

    狄飞惊的心中有一个想法,但是却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多次看向自己的好兄弟段誉,想要找个机会跟他单独聊一聊,此时的他又有些后悔不该带雪见一同出来,毕竟混进来一个女人,也让他们两兄弟之间多少生分了一些。

    “我挺喜欢燕南天的。”

    雪见聊着聊着,又聊到了她最喜欢提到的武侠中的人物故事,在狄飞惊心中,他对燕南天这位燕大侠并没有太过强烈的感觉,应该说武侠中如燕南天这般的大侠实在是太多了,多的都有点让人审美疲劳了,不过如果武侠中少了燕南天这样的“侠”还是多少有些不完美的,因此即使燕南天的故事的确多少有些俗气,但是在读者们的心中,却仍旧充满了认同感。

    毕竟很多读者对于文学着作的喜爱程度而言,并不是找寻好看的,而是找寻他们所认同的。

    段誉听了雪见的话顿时就瘪瘪嘴,他不太喜欢聊人物故事,他更喜欢聊武功,不同人物的武力值对比,在段誉的眼中,燕南天似乎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如同网游中的面板一样,是一段段的数据,也有着武力、敏捷、智力这一类类的数据划分,而在数据后面还有更加详细的数值。

    记得在凌霄城中的时候,段誉还经常拉着狄飞惊让他陪着兴高采烈的自己来为不同武侠中的人物来做一个具体的武力值设定,就好像是那些三国游戏当中,给吕布定义的武力值是100,关羽是99,赵云是98一样。

    狄飞惊记得这好像是他小时候很喜欢的一项工作,尽管如今他长大了,但仍旧还怀着小时候的记忆,对此也充满了兴趣,因此他们两在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也排的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的。

    但是这会,狄飞惊显然是没有这个兴趣的,而段誉也没有,当雪见意识到他两并不想提到人物故事的时候也很知趣的闭嘴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走了过来。

    说是熟悉,是因为他们毕竟见过一面,说是陌生是因为那只是匆匆的一面,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双方根本就没有打过半个招呼,甚至那一面对彼此而言还颇有敌意。

    来人自然就是小泉了。

    发生的这件事对小泉而言,绝对足够让他感到惊慌失措了,这件事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就连梦孤城他也不敢,尽管他相信凭梦孤城的能力一定可以保护他,但是如果他真的走出这一步,对梦孤城说明此时究竟的话,他就不是小泉了。

    所以,小泉在焦头烂额的想了许久之后,终于是想起了一个人来,而这个人就是狄飞惊,至于他为何会突然想起要来找狄飞惊,也是他偶然想到了一个东西,那便是他在和湮灭、狄飞惊匆匆一面之后从砍二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狄飞惊的资料。当时小泉在得知狄飞惊在凌霄城里的一些“壮举”后是然对此没有半点感觉的,说是轻蔑、不屑似乎都不太恰当,毕竟如果他当真对狄飞惊的所作所为流露出了轻蔑和不屑的神态,那至少代表他还在乎过,但小泉对狄飞惊是完不屑一顾的。

    但是这会,这个偶然间想到的灵感却成为了小泉必须要紧紧抓牢的救命稻草。

    “那个……小狄,能否借一步说话?”

    小泉看到狄飞惊三人的时候一脸的尴尬,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需亲自来见狄飞惊,当然如果狄飞惊是一梦孤城公会里的兄弟那就更好办了,只要派人去通传一声,狄飞惊马上就可以出现在他跟前,就算狄飞惊是砍二手底下一个重要的前线打手,小泉也能让他十万火急的赶回来。

    但遗憾的是,狄飞惊不是他的公会兄弟,甚至于狄飞惊和公会还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他仅仅只是从砍二那里得知了一些有关狄飞惊的过往事迹,从湮灭那里看出了一些他对狄飞惊的重视,以及梦孤城口中亲口说出的“朋友”二字。

    小泉知道,他想要跟这个狄飞惊扯上关系,只能用相求才能做到,而其他任何的法子都无法让他接近这个人。

    当小泉在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是将狄飞惊完完的当成了一个他必须要用十足的真诚才能对待的那么一个人,这个人不仅仅是何梦孤城等价的,毕竟是梦孤城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甚至于在身份立场上还要高于自己。

    但是这会当小泉一脸如同憋急了尿找不到厕所一般的表情看着狄飞惊的时候,却看到狄飞惊的两个同伴的脸上流露出了厌恶的表情,而这样的表情和三人当中的狄飞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段誉和雪见的确有理由厌恶小泉这样的人,从他们刚刚见到小泉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不喜欢这个人了,虽然段誉不会懂得那时湮灭和小泉两人话语中的尔虞我诈,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往往对黑白是非善恶这些东西看的比什么都要重要。

    很显然,在段誉和雪见的眼中,小泉的第一印象无疑是差到了极点,甚至要比那时候的湮灭还要差劲,毕竟湮灭的名人身份为他身上竖立了起了一道光环,这道光环掩盖了很多的差评。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当这段经历进行到了今天,在段誉的心中,已经是对这趟委托乃至一梦孤城公会都厌恶到了极点,这其中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小泉。

    然而不同的是,现场一共有四个人,除了求人的小泉以及表现出厌恶神态的段誉和雪见外,还有一个狄飞惊,而狄飞惊此时的神态又是什么呢?

    狄飞惊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对小泉的感觉也并不好,但却谈不上有多么差,至少没有到厌恶的程度。

    小泉自然是不会太过去关注段誉和雪见两人的表情的,他的目光紧紧的盯在狄飞惊的脸上,毕竟他现在的心中,能够拯救他的也只有狄飞惊了。

    小泉仍旧在央求,尽管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央求,毕竟这是在大街上他拉不下这个脸来,但是他央求的味道却是表露无遗,如果任何一个不认识他的人看到他这副表情,就算不会帮他,但至少也该同情他,怜悯他。

    不过这会狄飞惊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小泉想要他做什么呢,他流露出的这种表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狄飞惊是一个实际理想主义者,而并非一个虚无理想主义者,就如同那些大学生涯中想要找寻一段浪漫爱情故事的人,一旦不幸的怀上了“孽种”往往会割据掉原本浪漫美好的东西,但狄飞惊却是一个愿意长相厮守之人。

    此时小泉流露出的这种表情,让狄飞惊感到好奇,他为何要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呢,他对自己又会有什么所求呢?

    狄飞惊并不会对小泉感到多么的厌恶,他只是有一丁点不喜欢眼前的这个人,或许是因为他跟湮灭走的太近的缘故,因此当湮灭不经意之间流露出对小泉这人的种种差评时,狄飞惊也会从湮灭所描述的故事中找寻出一种感同身受来。

    但是此时,当小泉以另一个假面具示人的时候,狄飞惊无法从熟悉的记忆中找寻出记忆的模子,因此他本能的第一个想法不是小泉在骗自己,而是小泉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

    是的,此时狄飞惊眼中的小泉其实就跟他过去所遇到的那些找他借钱的人是一样的,狄飞惊纵使心中觉得对方就是来骗他钱的人,但是狄飞惊却无法凭经验来分辨出,所以他不管对方到底是真骗子还是假骗子,他照样会给予对方帮助。

    小泉此时是真的非常着急,而他来找狄飞惊也更像是病急乱投医,不过呢,在当前时期,狄飞惊是他唯一可以找寻的对手,当然还谈不到信任的程度,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信任与否也不过就是一两个神态变化的事。

    小泉终于是将狄飞惊从他们三人中分割了开来,当小泉带着狄飞惊来到一处僻静的场所,左右无人,他方才将自己身上遭遇的这件事叙述了一遍,当然这个故事并不完整,小泉并没有说起自己做的不对的那一方面,而当他在描述那个人的所作所为时,甚至用了十恶不赦这样的形容词,务求想让狄飞惊站在他的那一边。

    但是,正因为这个故事并不是完整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仅仅是针对小泉的一次报复行动,或者说是一个不怕死的人想要针对豪门公会的一次报复,那小泉又为何要来找自己而不是去找梦孤城呢?

    所以很快狄飞惊的眼神中就流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通过他的委托经验,他确信对方隐瞒了事实真相,就好像那些编一个故事,试图通过这个悲惨故事来博取自己同情心的人一样。

    小泉的确不信任狄飞惊,只是在利用他,只不过这时候的小泉因为很焦虑,而狄飞惊是他唯一可以利用的对象,所以小泉也在很多不经意之间的神态变化中怀揣着一种非常理的信任,应该说小泉这样的人很难会相信某个人事物,而且对他而言,相信与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就算他压根就不信,但这件事只要有利可图,他一样会搏一搏的。

    所以,小泉现在很矛盾,可是这种矛盾就是他为人处世的一贯方针,所以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眼下的神态中就流露出这样的矛盾,可是作为狄飞惊这个聆听者来说,却是很容易就可以一眼看穿他内心的矛盾,毕竟小泉此时表现出来的神态并没有太多的隐藏部分。

    “很抱歉,你说的东西我想我帮不了你。”

    狄飞惊在听明白了对方描述给他的那个事实真相后,很明智的选择了退让,他不会受理这种委托的,因为在小泉的故事中,已经将对方描述成了一个不会跟人讲道理之人,甚至是一个不怕死的、莽撞的甚至敢在大街上当众劫持人质的这么一个疯子,狄飞惊不认为自己能够跟一个疯子讲道理。

    狄飞惊说完后小泉一下子就哑巴了,他听说过一些关于狄飞惊的传闻,当然都是别人口中的,但是说这些传闻的人不仅仅有砍二,还有公会中几个就出生在凌霄城中而且还颇有几分名气的小高手,在他们的描述中,狄飞惊就是孟尝君,只是他们并没有提及孟尝君这个名号罢了。

    像狄飞惊这么一个人,即使不去思考他为何会想要做一个孟尝君,但既然他已经自诩为孟尝君了,他为何会拒绝自己的求助,不愿意涉身犯险呢?

    小泉用一种很以理解的眼神看向狄飞惊,但是在他此时的大脑开始运转并且逐渐清晰的同时,他在狄飞惊的眼神中看到了和他一模一样的味道,是的,狄飞惊也同样用很疑惑的表情看着他,两人的疑惑虽然出发点不同,但是原理却是一样的。

    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你……再想想啊,如果这事成了,我保证你在一梦孤城公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小泉这时的话甚至就像是他才是梦孤城一样,不过在一梦孤城当中,他确实有这样的话语权,梦孤城对他很依仗。

    但是狄飞惊还是明智的摇了摇头,说道。

    “我从来不跟疯子打交道,在你的故事中,整件事已经非常明朗了,我不认为我能够从一个毫无破绽的人身上讨得了什么便宜,你说呢?”

    狄飞惊的话让小泉愕然了,他此时的愕然是一种不相信狄飞惊从自己的话中得出的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论,继而开始怀疑难道自己之前的叙述中真的有把那个人描述成了一个无懈可击的人吗?

    是的,跟疯子讲道理,就是一个死结,是不可能成功的,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是行不通的,一条绝对走不通的路,和一场绝对打不赢的仗,那么也就是说,在讲道理这个办法上,作为疯子而言,他就是毫无破绽的,是无懈可击的,因为他永远都站在了胜利的制高点上。

    而谈判,恰恰就是何委托人讲道理。

    小泉刚想开口,表情却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他回想起自己之前所说的话,却感觉一点都想不起来的样子,他虽然记得他之前究竟在叙述一个怎样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毕竟是胡乱删改后的产物,是虚假的不真实的,所以他也不可能记得他到底是如何在描述那个企图伤害自己的人到底在他的口中变成了什么样的存在。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狄飞惊说完就要走,这会他已经完肯定小泉是在欺骗自己了,虽然他脸上的焦虑并非作伪,但是他所说出的话和他想要求自己办的事却分明就是他编造而成的,说的不好听一点,是他拿自己开涮呢,狄飞惊可没功夫陪他在这里玩什么警察小偷的游戏。

    眼见狄飞惊要走,小泉肯定是不会相让的,他赶紧拦下狄飞惊,在一阵阴一阵晴的表情反复之下,终于他还是一咬牙缓缓的说出了原本那个发生在他身上的真实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因为并没有任何欺瞒的成分在内,内容也不曾进行过任何的改动,但是如果这是中学生背课文的考试的话,100分的满分,小泉只能够得到70分,因为这个故事虽然没有改动,但却不是完整的,也就是说,这一次小泉没有再次将他故事中的那个坏人妖魔化了,但却是一个缺胳膊少腿的残废。

    或许应该这样说,小泉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对一个人真正的真诚过了。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真诚,真有那么难吗,如果你真的有难,说出你的故事,难道就真的没人会帮助你吗?

    遗憾的是,小泉绝非一个真诚的人,在小泉的世界中,真诚这二字实际上和虚伪并没有什么两样,一个真诚的人,注定了他不可能再小泉的这条人生道路上走的长远,注定了他只能在跌跌撞撞当中重新找回虚伪的道路,甚至于表现出的真诚也只不过是内在虚伪的一种假象罢了,当一个人怀揣着这种真诚面对你的时候,你就该警惕了。

    小泉不会变得真诚,就算是真的大祸临头了,他也未必会流露出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那种表情,他已经习惯了带着假面具做人,习惯了在一个虚伪的大环境中谋生,他所见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如此,哪怕是那些根本就无需做作无需虚伪的场合,每个人也都习惯了用虚伪的方式来接人待物。

    尊严在小泉的眼中一文不值,如果有什么人因为被他人耍了,被虚伪戏弄了,想要来寻回他的尊严,只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料。

    小泉的这个故事在狄飞惊的耳中听来,有一定的逻辑性,按照小泉的描述,他故事里的那个人不再是那么十恶不赦了,不是那种黑了别人的金币还要在半路上截杀来找他评理之人,毕竟按照之前小泉的描述,那个黑金事件的主人就是这么一个人,甚至要比这还要不堪,毕竟他后来又盗走了小泉的游戏账号,还给梦孤城发了威胁性的言语,而且还威胁小泉不准曝光否则要让他“死家”。

    如果对方真的是这么一个穷凶极恶之人,那狄飞惊的确只能敬而远之,这不是虚伪,也不是什么为人处世的道理,这只不过是一种做人的本能罢了。

    而这会,小泉重新给狄飞惊讲了一个新的故事,虽然两个故事的大体模子都差不多,毕竟都是围绕着黑金事件来描述的,但是从小泉的口中说出来却还是给了狄飞惊同样的一种疑惑,是的,他仍旧还是可以很容易的从小泉的故事中听出那不真实的一面来。

    按照小泉重新描述的这个故事,他说整件事其实是在查黑金事件的过程中,由于处理程序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对方警觉了,因而站在一种为求自保的心态当中,所以才有了接下来那一番冲动的举动,这一切都是在感受到了豪门公会强大的威胁之后才发生的。

    这件事的叙述无疑已经非常的接近真相了,故事中没有任何的改动,但也仅仅只是没有改动罢了,但是小泉却仍旧还是删除了一些部分,而被删除掉的这部分在小泉看来并不怎么重要,属于可有可无的部分,但是被删除掉的这部分内容却是让整个故事有了一种断层的感觉。

    在狄飞惊听完这个故事后,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卓一航跟紫阳,这段经历对他而言太熟悉了,以至于如今他身处外地无时无刻就会将当初所发生的那一幕幕来当做眼下他做的每一件事的一个参照物,而且喜人的是,几乎绝大多数时候,那时的委托经历都给了他很好的启迪。

    而这时也不例外,卓一航和紫阳每次来找他委托,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性,当然了这是废话,如果连委托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想要寻找的大方向那还来做什么,你可以不清楚你要寻找的东西的细节是什么,但你不能不清楚你要找的是什么。百镀一下“网游之最强法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夺还者 我每天都有新技能 我真的只是个医疗兵 围棋传奇 今天上交文物了吗 我当神棍那几年 绝命风水师 王者荣耀之一念成神 都市无上仙王 蛊人
热门推荐: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综穿]天生凤命 昆仑神术 混在三国当谋士 不做炮灰[综] 假唐僧[洪荒西游] SCI谜案集(第五部) [综]我有特殊的抱大腿技巧 [综]我的家人 大宋小吏。

如果您喜欢,请把《网游之最强法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网游之最强法王第964章 不跟疯子打交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网游之最强法王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