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时君来未闻花开

第三十九章

类别:近代现代 作者:宁负荒唐 书名:末时君来未闻花开

    渣男。

    这是时末憋了许久才说出来的一句话,他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的模样,总觉得全身硌得慌,“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双手比划着,眉毛恨不得飞到头顶,“这件事情他绝对做错了,这无缝衔接,立马结婚的速度就是不对。”

    木槿她听着,只觉得这是什么跟什么嘛!莞尔一想,或许这就是有人给你撑腰的感觉吧。

    “我和时年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她方向盘一转拐进一家酒店内,寻了个空位停下,“他结不结婚都不关我的事。”

    那一刻时末他看着木槿是满目的陌生,时间似乎改变了他们太多太多。

    他说,“我上去拿行李退房。”

    她答,“嗯,我在车上等你。”

    他们各怀心思,谁也猜不到对方在想着什么。

    ……

    “这段时间你就先住我这里吧,住酒店总不是个办法,时……他那边稍微一查就知道了。”木槿她倒了杯水放在吧台上,但还是瞒不了太久,纸是包不住火的。

    “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在他面前露个脸。

    “唔——”时末他拿过杯子抿了口水往阳台走去,吞下,隔着玻璃看着她,“你这房子很棒啊,要不哥哥以后就住你隔壁吧。”

    “随你,我无所谓。”木槿她推着他行李往一楼的客卧里走。

    时末看着,这惜字如金的样子真是一模一样啊。

    “来来来,哥哥帮你收拾,就你这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还是坐着休息吧。”时末他拿过木槿手里的毛巾,接手擦着,视线落在她手上时才发现有不少的疤痕。

    细细短短的,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来。

    所以,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以。”木槿她站起,“我去扫地。”

    两点多种房间收拾好,木槿她生物习惯性的饥饿感才迟钝地爬上大脑神经,捞过手机茶几上的手机,她记得林栖有教过她的,“叫外卖?”

    “不用,外卖多不健康啊。”时末他大大咧咧的在衣服上擦着手,“我刚看你冰箱里菜挺多的,哥哥今天亲自下厨。”

    “你有口福了哦。”他站在冰箱前,一脸的卖弄。

    时末他以前不住在梧桐公馆,只是偶尔放假得空才会过来小住几天,而他一来总会闹些东西出来,每次呢他就给木槿推出去,因为时年一见木槿什么气都没有了,这是他摸索良久得出的结论。

    木槿也喜欢跟着他玩,像个小跟班似的,虽然时年总是警告她说别跟着他学坏了。

    不一会儿,厨房里开始飘着香味出来,木槿她看着他熟练的动作不禁感觉自己有些小看了他,转念一想或许他们给对方的定位都留在了五年前。

    五年,改变一个人太容易了,就连身体细胞都已经更换了三分二。

    虽然时末已经二十七了还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笑起来嘴角的那两颗小酒窝青春飞扬,但细细看还是能看出他眉眼间沉淀下来的那股英气,眸光都深邃内敛了些。

    木槿她伸腰拿起丢在茶几上的档案袋,是关于周建国的尸检报告,这么想着她还欠林栖一个签字。

    绕开细绳抽出报告。

    被害者周建国,梧桐市浠水区官塘坳村人,年龄54岁,和儿子儿媳居住,死亡原因是夜里和友人喝完酒回家的路上被五步蛇咬伤,最终因为心力衰竭而造成的休克性死亡。

    从现场拍摄的照片来看,受害者咬伤的部位为小腿处,伤表呈现肿胀、发硬、流血现象,皮肤呈紫黑色坏死,鼻出血,口吐白沫,尿血,地面上有抽搐过的痕迹,符合毒蛇咬伤的症状。

    友人杨才友老婆王玲笔录:白天他们过来帮忙收稻子一直到晚上七点多钟才回来,我在家里给他们做好了饭,买了些酒,他们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钟。周建国是十点准备回家的,因为湖南卫视的那个钻石(独播)剧场是晚上十点开始的,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其余华金如,李俊义,包括杨才友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明,华金如醉得最厉害睡在了杨才友家里,而李俊义家就住在隔壁。

    只有周建国家稍微远些,大概要走十几分钟,其死亡地点距离他家不过才五百米左右。

    所有证据都在显示着周建国是意外死亡。

    “吃饭了,小木槿。”

    木槿她端着水杯循声看去,时末他穿戴着围裙正在餐桌上布置着餐具,还小有情调地开了瓶红酒,然后双手合十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成果,偏头看着她,“楞着干嘛?吃饭。”

    “嗯。”

    她轻声回应将手里的资料和水杯往茶几上一放。

    “我做了西餐,中餐哥哥拿不出手来跟你炫耀,哈哈。”时末他捏着酒杯柄推着杯红酒放在她的手旁,“喝点?”

    “可以。”木槿她看着桌上卖相不错的牛排和一盘饺子,令人很有食欲的样子。

    “但是不能多喝哦。”时末他拿着自己的那杯与她碰了碰,提醒着。

    “多吃点东西,你太瘦了,等哥哥我明天好好练习一下给你熬个汤补补身体。”时末他夹了几个饺子放在她的盘子里。

    “嗯。”木槿她沉默寡淡的点头,端起酒杯一昂而尽,坐在这里的感觉怪怪的,像是……多了股家里的烟火味。

    “不错嘛,小木槿。”

    “再来一杯,庆祝你的归来。”木槿她举着酒杯让时末倒酒,时末无奈,柔柔一笑给她又倒了一杯,“最后一杯。”

    “嗯。”

    “你别只嗯啊,说点其他的让哥哥高兴一下。”

    “嗯。”

    “欢迎回家。”

    时末他捏着杯柄,炽烈又温厚的酒液窜满整个口腔滑入喉咙里时,他才发现,这一刻他是彻彻底底的发觉反应过来,眼下他已经回来的事实,这种感觉给人充实又沉稳。

    “我回来了。”他喃喃地说着,他咧嘴笑着,他回来了。

    他们两个人,一个是时家从孤儿院里收养的,一个是时家从别的女人那里带回来的,寄人篱下的滋味算是感同深受了,而如今他们像是孤独漂泊在一个叫做梧桐市的大海中,相互报团取暖,惺惺相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其他书友在看:男神今天又失恋了吗 影帝先生有点甜 最佳辩护 娱乐圈奇葩攻略 喜欢你是一见钟情 谢先生忘了恋爱 唯猎 我真不是天王啊 影后反转攻略 重生大亨崛起
热门推荐:魔王 渣受生存手册[快穿] 古董下山 绝对臣服[足球] 足坛巨星 这锅我不背 不要物种歧视 爱你怎么说 BOSS作死指南 [综]我来也

如果您喜欢,请把《末时君来未闻花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时君来未闻花开第三十九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末时君来未闻花开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